小皮撩人 大皮流氓 不皮伤身
【敲黑板】纯吃周翔cp粮的关注粉之后请移步子博“昼思夜想”。

不定时产粮。略杂食。
只产 段子短文,开坑脑洞,剪辑稿画。
大锅炖肉,小口喝酒。

全职死忠本命粉(翔妈,喻吹,五颜六色全员粉)
饭应昊茗,krist,公子开明。
吃周翔|翔叶|韩张|双花|王喻|喻黄|一八及其衍生|k莫|钢暖|薛晓|苍俏|酒茨|彬峰|等等

【茗茗6.25生贺提前发】发把糖庆祝下#苏端##一八##越端#

苏端
百里屠苏“端儿,生辰快乐!”
陵端从眼梢瞥了下屠苏“你疯了吧!今日不是我生辰。”一会儿想起最近手头有些紧,点点钱袋,伸出手来,坏笑道“嗯,是我生辰没错,你没有表示吗?”
百里屠苏立马给了个大大的拥抱,擒住那人上挑的嘴角,一点点侵入,吮吸起巧如弹簧的香舌,使其无处躲藏,似要品尽内里的甘甜。
“哈啊……”百里屠苏你个混蛋!我快喘不上气了,这是谋杀不是表示!

一八
风风火火地跑进张家大宅,一口气都没歇,齐铁嘴笑着对张启山说“佛爷,老八今个儿生日,就不陪你了,我要去山上钓鱼去!”
原来八爷身上那布包里不是装的算卦的家伙,换成钓具,打算着捉条大鱼。
“八爷,您这贵人多忘事啊,前几天答应我的事可是忘了?”张启山不紧不慢地说道。
“哈?我答应了什么事了?佛爷您可别冤枉我,老八从不说假话的,哪里会失信于人啊”齐铁嘴赶紧把钓具扔地上,追着张启山要解释。
“哦?前几天不是有个人说定要捉只穷奇煮汤喝?难道老八忘了?”张启山挑眉,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顺势把人转了个身推进了卧室。
“不不不……佛爷,那是我胡说的!哎,老八哪里敢去捉穷奇,更别提煮汤了。误会啦误会,啊”
“八爷亲自尝一尝穷奇煮汤的味道如何?”
“呜——别,佛爷你饶过我吧”
“今天八爷生日,我也得好好满足一下你的愿望才行。”
“啊哈……佛爷……现在是白天!”
“良宵苦短,老八要加个白天才够”
“我……呜”

越端
陵越端着药汤递给正在生病的陵端,“你生病了,生辰便不要过了。”
陵端一骨碌喝完药,掀起被子就想下床,光着白花花的脚,到处找鞋“那可不行,大师兄,我答应了肇临他们要一起下山看烟花给我庆生的!”
陵越眉头拧得更紧,“不许去!”说着拦腰抱起陵端,环着腿弯,将人扛在肩头。
“大师兄你放我下来!”
陵越一到了床边,便轻轻把人放倒,按住,拉过被子,压制着不让人起来。
陵端犹自抗议着,趁着刚醒的劲手脚并用,都快把被子踢破了也没见陵越松手。
“端儿”陵越低下头,蜻蜓点水般在陵端唇上吻过,“好好休息,病好了我就让你下山。”
陵端被突然的亲吻惊怔住,一时没有动弹。
陵越收走碗走到门口,回过头又补充了一句“宵夜过后,我抱你出去点烟花,不会太久。”
还不错。
陵端心里美滋滋。

评论(6)
热度(52)

© 假没正经的好正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