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皮撩人 大皮流氓 不皮伤身
【敲黑板】纯吃周翔cp粮的关注粉之后请移步子博“昼思夜想”。

不定时产粮。略杂食。
只产 段子短文,开坑脑洞,剪辑稿画。
大锅炖肉,小口喝酒。

全职死忠本命粉(翔妈,喻吹,五颜六色全员粉)
饭应昊茗,krist,公子开明。
吃周翔|翔叶|韩张|双花|王喻|喻黄|一八及其衍生|k莫|钢暖|薛晓|苍俏|酒茨|彬峰|等等

【王喻/商界paro】先生,我是你的司机(二)

预警:私设王杰希本是同性恋者,当奶爸逃脱利益逼婚,剧情有壁咚肉渣情节,不适者勿入。
  
  王杰希认为喻文州好欺负吗?
  不,当然不会。
  尽管他诧异这位雨蓝酒店的实际掌控者穿上修身的服饰这般瘦弱,但这人内里的爆发力难以想象。
  他的微草是借着官方政策一路发展,可谓畅通无阻,所遇到的麻烦远没有蓝雨多得多。他让属下调查过,蓝雨原身叫做蓝溪阁,是一家小餐馆。谁也没估料到,是从这样低的起点,到达饮食界巨头的,这其间的难度常人难以度之。
  他也曾听闻,餐馆老板的儿子因手伤缘故报了管理,大学一毕业就回来接手这个小餐馆。
  不过,在这个儿子接管前,小餐馆已经以广州地道美食和家常菜招揽顾客许久,生意也一直很好,假如没有变故的话,这个儿子想来也不会轻易改变这样的经营方式。
  可人生总有变故总会不如人意,继一名大厨被挖走后,另一名仅剩的大厨也离开单干,蓝溪阁的生意一日不如一日,老迈的前老板因此重回灶台也于事无补,接手餐馆的儿子便决心改变餐馆。不想着起死回生反而要破而后立,那时无人不笑异想天开。
  而万万没想到,现实会如同奇迹一般,新生的蓝雨蒸蒸日上。
  雨蓝酒店就是此人的“代表作”。
  不容小觑的对手。
  
  现在喻文州就坐在他的对面,对他微微一笑,如春风和煦,王杰希顿时想知道,输在这位对手身上的那些商界精英是怎样的经历,是被锐利冷然地对待,还是面前这样的。
  
  “哒哒哒”
  女儿下楼了,第一次没有过来要抱抱,王杰希看着她揉了下眼,就攀上喻的右臂,抬着头,好奇地打量这位陌生又好看的叔叔。
  王杰希挑眉,怕生的女儿没有排斥反而亲近喻文州,真是不错,不过自己是被女儿忽视了?
  喻文州与那双干净的黑眼睛对视了几秒后,认真地打招呼“你好,王宝贝。”
  被道出小名的小女娃开心地喊“鱼(喻)苏(叔)苏(叔)~”带着童声特有的软糯,还有些因口齿不清咬字不楚的错音。
  王杰希差点没忍住笑。想必是管家告诉了女儿他姓喻,宝贝记忆好,上次说过的话肯定还记得,知道是姓喻的叔叔送她的鱼围脖,说的也不是生日礼物是见面礼,只是时间赶巧了,可女儿还是一直记挂到现在,一心想谢谢这位喻叔叔。
  宝贝可爱又懂事,他很庆幸在孤儿院领养了她。
  仔细想来如果没有宝贝,现在不仅麻烦多,还可能错过文州吧。
  
  “王先生,谢谢你为我找来‘合身’的衣服,比起这顿精心准备的早餐,我更加惊喜。”眉眼微弯,喻文州话中有话,没看向王杰希,而是夹起一小块切好的蛋糕,耐心喂给王宝贝。
  王杰希心中一跳,喻文州知道他的窥探。
  被识破的尴尬还没有漫出眼底,他的视线就无意识地锁在对方因喝牛奶而蠕动的喉结,仿若凝结其上,他放空了思绪,不再思索过多。
  
  “爸爸,你该上班啦。”王宝贝的一声唤回了王杰希的思考能力。
  他定睛一望,女儿和喻早已吃完,宝贝巴巴地望着自己,喻文州则低着头刷着手机,一手还被宝贝拉着。
  “爸爸,鱼苏苏来陪我好不好?”女儿少见地请求自己答应一件事。
  “文州答应吗?”他把问题交给了喻文州来选择。
  喻文州没察觉称呼的变化,只是摸了摸宝贝的头,对着王杰希说“好。”
  巨大的喜悦涌上心头,王杰希颌首,嘴角微翘。
  得到应许,王宝贝开心地抱住喻文州,由于短胳膊短腿,小小的人儿像扑在喻文州怀里。
  “文州送我到门口吧。”收拾好自己正要出门的王杰希突然说了句,语气随意,时机却略微刻意。
  喻文州抬眼看了他一眼,小心放下女娃,慢慢起身,才挪步跟上。
  
  等大门紧紧合住,王杰希便拉过喻,堵在墙角,眼中的幽深即便冷静如喻文州也感觉到丝丝的不妙。
  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王杰希忍住自己对喻文州的各种肖想,只是这样禁锢他,在自己的一小块领域内,就已经有了冲动,可是这人眼底深处的抵制自己无法视而不见。不能继续下去了。
  因而,他说完注意伤口小心感染之类的嘱咐,自然地放开了对喻文州的禁锢。将翻折到手肘上的衬衣袖口放下,王杰希转身背对喻文州向车库走去,极力掩饰内心的波澜。
 
  王杰希是盯着自己嘴唇说完那些话的,喻文州直觉到。必须早些离开这里,至于重要情报,以后总会有办法。
  除非迫不得已,他不能以身饲虎。
  
——————这是个假壁咚———————
  哭唧唧,蓝雨集团比雨蓝集团好听,就它了。不过雨蓝酒店还是不错的🙃
  至于为什么王杰希要上班,喻文州不用,谁叫喻文州多了个黄少天这么能干的副手呢。
 ———————下面上真肉渣———————
  
  喻文州打过电话,王杰希那边就收到了消息。
  只是打个电话,主人不必如此敏感。管家劝道。
  王杰希皱紧眉头,他没办法锁住这人,更没办法再找到人,如果就此消失,雨蓝酒店也只会否定此号人物的存在。
  打电话?他还说了什么。王杰希抑住恐慌细问。
  此时他已开车上了高速直奔家里。
  
  我不好靠太近,只是断断续续听到了几个词,“三点钟”“站前牌”“北京”“药膳房”。管家回想后说道。
  王杰希越发不安,如果以喻暂住的地方为南,他的家为北,三点钟方位就有一个车站,还是终点飞机场的班车。
  他可能不会去国外,可即便在国内,中国太大,几个转机,王杰希又怎么知道他会去哪?
  他善于识人,却看不透喻文州。
  如果喻文州简单点……唉算了吧,这样一来,他也不会这么喜欢喻啊。
  蓦地,王杰希眼神一凛。结合这几个词,是会有喻文州要离开飞走的暗示,可假如里面有迷雾弹呢?喻本可以更加隐蔽地发短信,为何不发,反而打起电话?有疑点,还不止一个。
  听管家说,喻文州暂时还在他家,那么可以判定这人所图的大概不是要离开而是在谋划些什么,可能利益可能……
  可那些又如何,他并没有调转车头,他此刻最关心的只有喻文州是不是还在他家。
  
  听见汽车的鸣声,喻文州错愕,温和的笑凝固在嘴上,王杰希从车上一下来就朝着他走来,眼里深深刻印着他的身影。
  基于动物对危险的天生警惕,喻文州后退了一小步。
  王杰希看到了,却没有停下,他伸开双手紧紧拥抱眼前的人,力道大得像用绳子束缚着喻文州,勒得生疼。
  
  失算了,王杰希这人竟是把自己放在了首位,本想趁他紧急查缺补漏时离开的计划意外搁浅,喻文州难得的苦恼。 
  “我记得你下午还要赴酒宴,等你休息好,我来开车,送你过去。”喻文州企图拉个话题,来打破沉默。
  “不用,你好好休息。你还受着伤也不要老想些复杂的事。”王杰希话有所指,他并不希望喻文州过多地打探筹谋,无论何事他如今更愿意坦诚相待。
  可他不知道他想要锁住的人筹谋的正是离开而非商业筹码利益了。
 
  喻文州抿唇,还未答话,王杰希的手指就碰触到他敏感的腰眼,他下意识挣扎,使劲将人推开,反应强烈得他自己都无法解释,表情霎时有些僵硬,带着气音地“嗯”了一声,听起来像敷衍应付,不再多言转身上楼。
  王杰希轻叹了口气。
  
  半夜。
  摸黑回来的王杰希,挂心喻文州,一回来就悄悄开了主卧,想要查看喻文州的情况。
  可门一打开,“哐当”一声就是重物落地的声音,王杰希顿时提起心来,顾不得其他,几步到了床边。
  结果,发现喻从床上摔了下来,脸朝下趴着,睡袍不伦不类地系着,大块的背部裸落在外,下身只有一边的还盖住。
  王杰希顿时有些口干舌燥,有股无形的火在体内烧着,心跳加快,浑身热气上腾,尤其脸部受灾最重,其次是下部集中。
  他刚把手搭在对方的手上,喻文州就抬起头来,双眼迷离,“少天?”
  “嘶——”喻文州痛呼,刚要有些清明的眼,醉意上涌后,再次迷离。
  王杰希放松刚才抓得过紧的手,先把喻文州从地板转移到床上,看到床头边仅剩少许液体的低度果酒,他苦笑。
  冰箱里恐怕没有果汁了,文州大概是以为低度果酒能凑合着喝,却没想度数还是偏高了。
  酒醉之后也算安静,也没有耍酒疯,顶多脸蛋比平时红了几度,有些艳丽。
  王杰希眸色加深,微微意动,低垂下头,靠近还不到一寸长,喻文州突然伸出双手勾住了他的脖子,整个人压向他,变故之快来不及他反应。
  于是乎两人双双倒在地上,王杰希都有些发懵。
  幸好这张床离地不高,他的背部也还承受得起,可这么一压,喻文州原本暴落在空气中的部分肌肤已经与他亲密接触。接触的地方仿若着电,麻了一片,连带心口也受到牵连。
  
  人的欲望向来难以自控,特别是引诱者无辜地望向你的时候,你只想对其施以惩戒来报复他的不知不觉。
  王杰希是个自控力很好的人。
  他还有理智深知自己绝不能主动地做出什么事来。揪紧睡袍的手已经青筋迸发,但他依旧没动。 
  喻文州在他脖颈上无意识地蹭了蹭,才找了个相对舒服的位置才安睡过去。
  而彼时,王杰希已经忍到不行,抖着一只手遮在对方眼部位置,稍许放心后,才用另一只手握住对方的手,放在心口。
  轻轻呼出一口气,喻太过撩人了。 
  
  待确认喻文州真的进入睡眠,王杰希已经在地上当人体暖床良久,再次把喻文州抱回床上,又是一番折腾。
  王杰希站起身,身体还有些麻木,他捂着不小心被喻的唇瓣擦过的下巴,耳尖迅速烧红,有些慌乱地进了浴室,去解决自身的欲望。
  双手握住昂扬的凶器,他情不自禁地想象起对方在身下婉转承欢的模样,纵然觉得有些龌蹉难齿,他仍然无法克制这样的势头,他最终发泄出来时,脑海里的画面定格在喻被操弄得泣不成声,略显柔弱的模样,还有脱口而出的“杰希,我是你的”,比起当初那句更有魔力。
  
  ——“喜欢吗?”
  ——“喜欢。”
  ——“我想让你跟我一起沉沦欲海。”
  ——“可以。”
  甚是荒诞的春梦,却给王杰希的心上留下痕迹。
  他不会强求,也不会放手,这就是他的态度。
  
  另一边,一夜无梦的喻文州睡醒后,回想酒醉之后的事,只觉自己身处的情局奇难无比,兵行险招都无法退,再下去,被对方攻陷只是早晚。
  他不喜欢被动,也不会主动摊牌,他仍然需要一个恰当的时机,来摆脱困境。
  
  
ps.王爸爸以情以理缚人啊,鱼苏苏会有出路吗?   

评论(2)
热度(17)

© 假没正经的好正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