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皮撩人 大皮流氓 不皮伤身
【敲黑板】纯吃周翔cp粮的关注粉之后请移步子博“昼思夜想”。

不定时产粮。略杂食。
只产 段子短文,开坑脑洞,剪辑稿画。
大锅炖肉,小口喝酒。

全职死忠本命粉(翔妈,喻吹,五颜六色全员粉)
饭应昊茗,krist,公子开明。
吃周翔|翔叶|韩张|双花|王喻|喻黄|一八及其衍生|k莫|钢暖|薛晓|苍俏|酒茨|彬峰|等等

【王喻/商界paro】先生,我是你的司机(完结章)

  世上能够相依为命的不是家人,便是爱人。(喻)
  有人给你这样的感觉了?(王)
  嗯,那人,是你。(喻)
  哦,原来我们感觉一样。(王)  
………………………把糖写在开头…………………………
  
  股市曾经小弧度地动荡,但是它每日的变化本就无常,极少人观察到,经济风暴的开始向来无从发觉,没有国家内部情报,更难分辨出真伪,被假消息欺骗到倾家荡产的也有,所以,做哪种决定都应当慎重再慎重。
  而据传与官方关系紧密的微草集团似乎获得了某种情报,紧急调回了国外部分资金投入,伸向国际市场的触角像是被不明力量砍断,瑟缩起来。
  故而,喻文州此时为了蓝雨舍弃一贯作风,近距离接触微草boss王杰希,也合情合理。
  不过结果很不理想,他如今一欠人照顾之情,二失己忠职之责,实在不好离开。更何况,连翻脸的机会王杰希一点没给,喻文州还能如何。
  要不,先还清人情?喻苦笑。
  他能拿得出手的就是厨艺了,但他自打手伤过后,就没认真做过饭菜,平时也只是用些简单食材随意做点。
  起床,打开房门,下楼去厨房,干脆利落。他没什么好犯难的,做的不好,就说给自己做的。
  “咚咚咚”
  他的手不若当初的灵活,有些笨拙有些不协调,看着险险立在离指头不到三厘远的锋刃,喻的心头掠过惊慌,那种曾经引以为傲的本领正在渐渐消失,那是不是有那么一天,他所创造的也跟着不复存在?
  低下头瞧了瞧自己这一双手,翻了几番,喻文州笑了,他不能依靠这双手,却仍然可以依靠自己,再大的风险总能熬过去。
  韭黄牛肉肠,艇仔粥,萝卜糕,喻文州刚做好这几样菜,负责王家吃食的刘大妈便看见了,赶紧推着喻文州出去,嘴里不住嚷着“喻先生您是客人,怎么劳烦您亲自动手呢!您是不是饿了?刘妈我啊这就给您做,您呆客厅看电视去就行啊!”
  喻文州笑了笑,柔声说道“没有,我不饿的,我给王先生和宝贝做些广州的家常菜,如果他们吃的惯,我很欢喜。”
  “哎哎哎,那这三样我给您放炉子里温着,您先去歇会儿,过不久就跟先生一起吃顿饭咧”
  喻文州应声,让刘妈收拾,自己先出了厨房。
  大概要七点,王杰希下了楼,一手拿着西装外套,一手牵着还迷糊揉眼的王宝贝。
  “嗯?你已经起了?”
  见到客厅里的喻文州,王杰希打了声招呼。
  “过来,一起吃吧。”
  餐厅落座。
  “这几样……广式的?你特意起来做的?”王杰希目光从刚上桌的菜盘转向喻文州。
  “嗯,你们尝尝,看喜不喜欢。”
  “……好,好次”王宝贝戳了一块萝卜糕,小嘴一张啃了小小一角,含糊不清地夸赞道。
  “你,用心了。”王杰希深深地看了喻文州一眼。
  “谢谢。”勾了勾嘴角,喻说。
  
  饭毕。
  “我们聊聊”王杰希在沙发上,招呼道。
  “好。”喻文州走过去。
  “你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可以直说,我会如实回答。”
  喻文州有些诧异王杰希看懂了自己的心思,小心试探“听说你最近从国外撤资了,数额还不少?”
  “嗯,国外形势不稳定,不适合再投入更多。”
  “你知道是什么情况?”
  “知道。涉及全球的经济风暴可能再来。”
  喻文州皱眉,他没想到王杰希会这么直接告诉他这么大的消息,如果他把如何得到这个消息往外说,王杰希和他的微草肯定会受到波及,他们是竞争对手,即使这样的手段再卑劣,他有理由这么做,可是王杰希没有理由直接告诉他。
  也许是假的,这样的念头从脑海里闪过。
  
  王杰希看到了,喻文州脸上露出的短暂怀疑,他懂面相也分析过微表情,知道这是喻文州真实的表露。
  他有些受伤,却还含笑对喻文州说“下周有个温泉宴会,叶家兄弟办的,你可以同我过去瞧瞧。” 
  
  叶家?喻文州怔愣,整个商界最传奇的叶家,双子创造的奇迹足以覆盖掉半个商界,令人更为吃惊的是其强硬的背景,有权有势。
  
  “好。”这样的机会他不会错过。
  “作为我的舞伴?”王杰希笑。
  “不,作为您的司机。”
  “司机可进不去。”
  “需要邀请函吗?”
  “嗯。”
  “好吧,司机兼职舞伴。”
  “……唉,你可以报上你的名头。”
  “算了,我这人喜欢低调。”
  ……
   
——————你的脚尖踏过我的让步———————
  车上。  
  “你与叶家什么关系?”喻文州打破沉闷。
  “是世交。”王杰希盯着正打转车头的喻司机的后颈,不高不低的衣领恰巧露出了一截皮肤,很白。
  “你们都在北京,而且家世都不一般,确实有可能。”喻说。
  “哦,你分析过?”王杰希有些了然,喻文州向来以分析情势人际著绝,在商场上这样的技能是极大的优势。
  倏地,他有些好奇喻对自己的评价,尽管他知道喻是不会说。
  ……
  温泉酒店。
  人来人往,不凡名车美女经过,就连里间也是觥筹交错,人声鼎沸。
  “进去吗?”刚矮身下了车的王杰希,对一向喜欢低调的喻文州询问道。
  喻文州余光瞥到两人,不再犹豫,开了车门,吩咐侍应将车开走,应声跟着王杰希进了酒店。
  “刚才看到什么了吗?”王杰希随口问。
  “没有,只是之前少来参加酒会,有些陌生。”
  “嗯,要不是你经常让黄经理替你参加那些酒会,不熟悉的外人也不会错把雨蓝酒店认成黄老板的。”
  “呵呵。”喻文州轻笑,“那他们也不过是些消息不灵通的小家小户,没多大合作可能。”
  “合作?如果微草和蓝雨合作,你会同意吗?”王杰希有些认真有些开玩笑地一提。
  喻文州笑容凝滞,他从未想过这样的可能,跟微草合作?不会被合并吞掉吗?
  见此,王杰希又似不经意地扯开话题,仿佛真的只是开玩笑,不曾涉及内心,也不曾迫切想要知道,“你先在角落坐着吧,我与相熟的人寒叙完,便带你去与叶家双子聊聊。”
  “好。”
  
  入场的人越来越多,喻文州久等都没见黄少天和郑轩找来,大概还不知道怎么偷偷潜进吧。
  叹了一口气。自从王杰希走了后,喻文州就觉得有些心神不稳,老想起这人对他说的一些话。  
  王杰希很有规矩,这也是他为什么一开始不断强调自己是他的司机,以求加深他的印象来迷惑他,对自己的身份不再存疑的原因。
  可他没想到,这样规矩的人把心落在一个人身上会如此难以对付,无论是魅力品格还是能力手腕,都很吸引人。
  他能感受到王杰希的心,也知道自己的心,开始有些……
  
  “啪啪啪”突然从高台传来几下拍掌声。
  音乐声随之响起,开场的舞会正式开始了。
  
  喻文州猛一抬头,就见王杰希朝着他走来。
  不一会,这个笔挺帅气的人走到了他身前,绅士地伸出手,前倾,笑着邀请他“跟我跳一曲?”
  喻文州点头,搭手起身,跟着走向舞池。
  
  “那人是谁?长得倒不赖,攀上王家那位,以后微草该有他一份吧?”
  “嘘——小声点!王杰希单身到现在,很早就有人怀疑他是不是喜欢男人了,现在光明正大邀请一个男的跳舞,你不觉得有可能是未来王夫人吗?”
  “噗——王夫人哈哈哈哈哈boss原来已经有了这样的身份,唔”终于潜进叶家私人宴会的黄少天忍不住话头,刚说了一句,郑轩赶紧用手把他堵上嘴,小心拖到一旁。
  “黄少!小声点!boss让我们找机会进来不是来破坏他的计划的!”郑轩提醒。
  
  闲聊的叶大少远远瞧见宴会角落两个男人拉拉扯扯,挑了挑眉,习以为常地转过头。
  
  随着音乐的节奏轻踏舞步,进进退退,脚尖的抵触,手心的相碰,温度在传递,人的心在靠近。
  喻文州踏的女步,每一寸的后退,王杰希必然跟上,仿佛不曾分离,一人让步,一人追随。王杰希目光从不偏移,在舞步开始,他一直望着的只有喻文州,这人的眉,这人的眼,这人的唇,这人的……他想要将这人的一丝一毫都镌刻在心底。  
  “哆”   
  一声重音响起,喻文州踏错了,他无法躲避王杰希的目光,心思早已有些紊乱,在王杰希扶住他胳膊后,他便借口累了,想要离开。
  王杰希要送他过去,他开口拒绝。
  他已经无法忽略这人靠近时,心的异动。
  他应该记起的,二人共舞本就是种催情剂,倘若两人没有任何心思,自然无事。可是,那样灼热的目光跟随,他不可能没有感觉,而他的感觉甚至有些雀跃。
  轻阖上眼,不让对方知晓,“我休息一会,你可以不用陪我。”
  “你在想什么?”王杰希感到喻文州有些异样,握住那人的手,轻轻在其耳旁问道。
  喻文州几不可察地一颤,睁开了眼,勉强笑道“没什么。”很脆弱的谎言。
  王杰希却停住继续问下去的想法,沉默地注视着喻文州。
  
  一片欢快的气氛到了王喻这边却像是凝固了。
  叶家长子瞥见,有心帮发小,走了过去。
  “王大眼,怎么不去跳舞猫在这里了?”说着,叶修眼神甩向王杰希传递出信息“我来帮你”。
  王杰希瞳孔微缩,这家伙又来凑热闹!
  “这是叶家长子,叶修。”王杰希强自镇静地介绍。
  “你好!我是喻文州。”喻文州自然地挣开王杰希的手,向叶修递手。
  “喻文州?哦,你好!”叶修秒懂,微草对头蓝雨的boss,还不错,真如调查那样亲和,看上这样的死对头,王大眼的眼光不赖嘛。
  眯眯眼,相互握了下手,叶修进入正题“听说你找我和我弟有事?”
  “嗯,经济风暴,是否属实?”喻文州问。
  “咳,你问得真直接,不过我喜欢。”坦然地受了发小一记眼刀,叶修接着说“经济风暴这种可大可小,如果它是小的,我们不会去捕风捉影。但是,这回,它百分之八九十是个大的,不早点准备,倾家荡产不至于,可伤筋动骨也会吃不消。我们有具体调查过,这点我稍后发文件给你,如果你不信任我们,王大眼的人品和眼光你总得信几分吧。”
  不晓实情的叶修又受了一记被狠狠扎刀的目光回礼,“好了,你问的我回答了。下面我想问你个问题。”
  “可以。”
  “你的蓝雨有意向与别的公司合作吗?”
  “你说叶氏?”
  “不,我说的是微草,叶氏暂时不打算进军餐饮界。”
  “……”
  见喻文州没马上回答,叶修明白了,“我知道答案了,走了。加油,王大眼!”
  王杰希收到来自叶修的“鼓励”:“同志仍需努力啊!”有点想揍人。
  宴会主人施施然离开,得到答案的喻文州没打算再呆在宴会上,一起身,王杰希便提议“要不要去泡温泉,难得来一次,太早离开对开办宴会的人影响不太好。”
  喻文州细想片刻,答应了。
  
  “一起泡?”本来上楼以为各开房间自个儿泡温泉的喻文州有些傻眼,迟疑着不肯进门。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指了指豪华得足够十几个人一起泡的温泉池,王杰希一脸坦然状似不解地看向喻文州,一大一小的眼睛给他的疑惑表情增加了说服力。
  “……没。”不舍地松开扒着门框的手,艰难地挪进这个SVIP套房,喻文州双手无措地不知该摆哪里。
  “浴室在那,房间应该有配备标准浴衣,我想你穿的下,换完就可以进温泉泡。”
  “我泡温泉,你泡我?”对方刚说完,喻文州脑海里就闪过这句话,一时有些尴尬,也不好再看王杰希,连忙进浴室暂时躲避。
  王杰希笑了,很少见到喻文州这样落荒而逃的神情举动。
  等喻文州换好,勉强自己出去,看到的却是王杰希早已经入温泉享受了。 
  选了个不远不近的位置,喻文州安心不少,王杰希也没有要过来的意思,跟他谈的也都是生意场上的策略见识,不久,身体就彻底放松下来,泡温泉的效用也体现出来,慢慢地有些昏昏欲睡。
  
  睡着了,嘴角还是向上翘的,真讨喜。
  王杰希见喻文州闭上了眼,不再提神与他说话,便也闭口只默默地看着对方的睡颜。
  皮肤真是白皙啊,大概经常穿长袖的不大露出身来,也极少主动晒太阳吧。
  
  直到好一会,喻文州才醒来,而一睁眼便瞧见王杰希的目光直直地对着自己。
  他羞窘了,脸皮有些烫,耳根烧的很,“我刚刚睡着了?你一直看(第四声)着我?”
  “看(一声)着你。”王杰希强调。
  “我……谢谢你。”泡温泉泡到睡着,幸亏同伴看着才没不小心呛水溺到什么的还怀疑同伴是否有居心不良的想法,唔好窘啊喻文州,但他还是不失礼貌地微笑道谢。
  
  “没事。”王杰希起身,走了过来,“你泡久了没动弹,身体可能会有些麻了抽筋的问题,我帮你上去。”
  王杰希由于平时多加锻炼的缘故,身材比喻文州强壮不少,腹肌也比他多,一出水,健美的人鱼线便看得更加清楚。
  喻文州先前会有些下意识的戒备,尽管现在并没有任何危险讯号,仍然往后小退了一步,可谁知,就这一步,他就发现腿真麻的,一下子向后倒,眼里瞬时闪过慌张。
  “扑通”一个小水花。
  王杰希在喻文州躺倒之前揽住了对方的腰。嗯,比正常男性还纤细,柔韧性高点都适合舞蹈一行了。他想。
  “放正我。”喻文州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首先想要的就是摆脱尴尬的处境,而且——他的腰部很敏感,受不得陌生人的触碰。
  王杰希听从,立马将到手的机会放飞,把心上人从站不稳的境地里解救出来。
  
  “谢谢。”走了几步,喻文州道谢。有心弯腰捶打腿部肌肉,看王杰希跟在后边,又忍住,继续走几步缓缓。
  “我帮你?”以为喻文州看自己一眼是想自己帮帮忙的王杰希殷勤地询问,脚步跟的更紧。
  喻文州绷着脸,挑明“不用,一会就好。”
  
  坐在温泉池旁的休息椅上,喻文州看王杰希泡温泉。
  身材是不错。
  欸?他关注王杰希的身材干什么。
  低头继续揉腿,却有些心不在焉。
  
  王杰希假装舒服地泡温泉。
  实际上偷偷瞅喻文州。
  身白修长耳尖红。
  答应当我媳妇多好。
  
  两个人怀揣着心事,保持各自姿势啥也没做,还是酒店侍应敲门询问,先生需要红酒水果点心吗,才把诡异的场景破坏掉。
  
  接过红酒,喻文州想到了黄少和郑轩这会应该进来了,却没看到他,肯定着急。接过水果,喻文州想,得发个消息。接过点心,消息发完,想着早点回去。
  
  “文州。”王杰希接过红酒,倒了一杯,喝下壮胆。
  “我有话跟你说。”生平没这么婆婆妈妈过的王杰希有些业务不熟练,手一抖,没喝完的红酒溅了喻文州一身,红色的液滴顺着嫩白的脖颈滑下隐没在浴衣内侧。
  “咕噜”王杰希咽了口口水,他的心躁动得快抑制不住,“我想要你,跟我在一起生活。”
  喻文州愣了,盘子一倾斜,水果蛋糕点心掉一地,而他就看着对方绕过这堆狼藉,长手一伸抱住了他。
     “我……”本想说我还没答应你突如其来的表白,喻文州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两个人的心因为拥抱靠在一起,心跳一样的快,就像在剧烈运动,那般兴奋。
  也许,他应该试试,接受,而不是一味的拒绝。
  毕竟,在这个人面前,所有的心防和警戒比玻璃还易碎,甚至期待跟这样优秀魅力的人在一起后生活会是怎样的。 
  这个人,有魔力,独一无二的魔力,强烈吸引着他答应不再抗拒内心,享受更或者沉溺于这人赤裸裸的爱。   
  
  “王先生,我有点,心悦你。”他终于开口回应,嘴角越发上翘。
  “我的司机,跟我回家吗?”强抑住激动,王杰希诱惑人般的轻哄。
  “嗯,回家”(划掉)
  “额抱歉,亲爱的王先生,我们恐怕回不了家了。我让少天把你车胎给爆了,我们还是多呆一会吧。”
  “嗯,那文州补偿补偿我?”王杰希压上。
  “唔……嗯”
  
   ps.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完结章!对了,这是忠犬慵懒攻和腹黑美人受的故事,谢谢喜欢!另,画风急降的部分请见谅哈_(•̀ω•́ 」∠)_

评论
热度(25)

© 假没正经的好正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