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皮撩人 大皮流氓 不皮伤身
【敲黑板】纯吃周翔cp粮的关注粉之后请移步子博“昼思夜想”。

不定时产粮。略杂食。
只产 段子短文,开坑脑洞,剪辑稿画。
大锅炖肉,小口喝酒。

全职死忠本命粉(翔妈,喻吹,五颜六色全员粉)
饭应昊茗,krist,公子开明。
吃周翔|翔叶|韩张|双花|王喻|喻黄|一八及其衍生|k莫|钢暖|薛晓|苍俏|酒茨|彬峰|等等

魏琛出场整理(1410、1414-1422)

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摇摆的平衡

选手一个个走过,进行着赛前的问候。排列一般也都是固定次序,比如第六人,通常就是队列的最后一个,于是魏琛是最后一个走到喻文州面前的。

 

    “魏队。”喻文州这样称呼着他,将手伸上。

 

    一旁黄少天也没等人过来就主动凑了上来。

 

    “魏队。”他同样这样称呼着,口气很是尊敬。即便是叶修,也算是他前辈,并且是在他之前早已经取得辉煌的三连冠战绩的巅峰大神,也不过是被他以“滚滚滚”驱逐。因为眼前这个人对他来说太不一样。如果没有这个人的话,他黄少天或许也就是把荣耀当当消遣,闲暇时跑来游戏当一当祸害,完了继续按部就班地过着平常人的生活,直到有一天忙碌地连这一点消遣都遗忘,让荣耀彻底消失在自己的生命里。

 

    但是他遇到了魏琛。

 

    是这个人改变了他对荣耀的态度,是这个人让他产生了对职业选手的兴趣,是这个人最终将他带到了蓝雨战队,是这个人帮助他走过了最终的成长之路。

 

    而后他离开,而他,却以黄金一代为名,正式踏入职业圈,最终驾驭着以剑圣为名的角色,驰骋在这片赛场,拥有了曾经做梦都没有想到过的广阔天地。

 

    一切,都是因为眼前这个人。

 

    而在他离开后,大家就完全失去了联系。黄少天想过再相遇,不过却也没想到是这样的方式。赛场上,对手,而且是季后赛中,你死我亡,最残忍的对手。

 

    不过这一切,都改变不了黄少天对魏琛的感情。

 

    如果要他来回答谁是对他一生中影响最大的人,他的答案只会是这个人的名字。

 

    “投降吧!”然后他就听到这个一生中对他影响最大的,他最尊敬的人如此说道。

 

    “咳,这怎么能行呢!”喻文州微笑道。

 

    黄少天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因为这位说出这样的话他一点也不意外。虽然这是他很尊敬的人,但他也确实是一个超没下限的人。

 

    “真是可惜,很不忍心在赛场上击败你们啊!”魏琛叹息着。

 

    “我们也是啊!”喻文州说。

 

    “但你已经击败过我了。”魏琛说。

 

    “侥幸而已。”喻文州说。

 

    “这次不会了。”魏琛说,“我会用尽全力。”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双面饵

 

“快来帮手啊!黄少天要被干掉啦!!!”

 

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一步一剑一杀

“这都拦不住,你们两个未免也太废了吧?”

 

刷!

 一道暗紫色的光芒就这样凭空闪出,旋了一圈头尾对接一收束,跟着就已经不见。

“好吧,谢谢你们两个蠢货。”

 

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援

这一次,魏琛没有任何回应,他当然不是就这样甘心被嘲讽,只是在卢瀚文这重剑剑客流云的紧逼下,他真的没人功夫过来应付这两个人的叽歪。而且他看得清楚,另有一个角色就站在不远处,虎视眈眈。

 

    索克萨尔。

 

    往事历历在目。

 

    十多年前的那个冬天,荣耀上线。前期的大量宣传吊足了所有网络游戏玩家的胃口。魏琛至今不会忘记那支长长的,排队等候购买荣耀帐号卡的队伍。

 

    就是在那一天,站在那支队伍中,等了足足四个半小时,魏琛买到了一张帐号卡,后来这张卡就有了一个名字,术士,索克萨尔。

 

    就是这个索克萨尔。

 

    不远不近地站在那端,看起来颇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场。就好像战场上的将军,无论何时都在俯视着全局。

 

    操作者的改变,似乎让角色都变得不一样了。

 

    这是索克萨尔,但却已经不再是他的索克萨尔。他有一个很好的继任者,在职业联盟中也取得了远比魏琛辉煌的成就。

 

    昔日,他是队中队长,王牌选手,但是面对这个可以称得上是他的学生的挑战,他输了。

 

现如今呢,队长,王牌,已成了对方,而他已落魄,他是一个迟暮到打破职业圈纪录的高龄选手。但是这一次,他是挑战者。从回来的那一天起,他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他将像一个下位者一样,对着这个如今站在高处,再非少年的家伙,发起挑战。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反扑

 

“呃……魏琛的迎风布阵,在……绕着石头跑。”

“不怎么高明好看的方式,但是,很有效地躲避了卢瀚文的攻势不是吗?”

“电视机前的很多接触荣耀不太久的观众,可能并不太熟悉这位魏琛选手的风格。怎么说呢?这位选手对胜利是非常很执着,为了胜利,他并不会太在意场面上的华丽与否,他只会选择最合适的手段。”李艺博说道。

 

堂堂季后赛的决胜对决,他居然扔出了“可爱”这样的形容词。但事实就是,魏琛和卢瀚文,这一老一少,围着石头你追我赶的战斗实在如同儿戏一般。

 

谁想这时,魏琛的迎风布阵却突然向他出手。

迎风布阵可还完全没有摆脱卢瀚文流云的纠缠,拖着这么一个小尾巴,居然还向喻文州的索克萨尔出手,一挑二?

但是紧跟着,因为只顾攻击索克萨尔,居然没有来及闪避流云避过来的一剑,迎风布阵被一剑劈翻在地,骨碌碌地滚起了跟头。

结果,迎风布阵这么骨碌碌一滚,好像滚上瘾似的停不下来了,直接就滚没影了。

卢瀚文也是因为那一剑中得太简单,呆了一呆,反应过来,连忙追在后边急走。

六星光牢!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熟悉的索克萨尔

 

咒术光纹闪烁着,瞬时凝立成牢。卢瀚文追得太急,看到喻文州的提醒时已经太迟,流云瞬时被六星光牢锁住。

 

看到技能命中,魏琛也是稍稍松了口气。这个小小年纪就已经位列全明星的小家伙可不是浪得虚名的,要不是自己地形利用得彻底,真没办法轻易摆脱这小子。

 

对于魏琛来说,这9秒可也弥足珍贵,他总算可以摆脱这个一直热情追杀他的少年九秒了。不过接下来他也未见得轻松,喻文州的索克萨尔,已经动起来了。

 

    八年。

 

    距离魏琛上一次使用索克萨尔,已经过去了足足八年。

 

    八年时间,索克萨尔从55级升到了现在的75级。新的装备,新的技能,现在的索克萨尔,魏琛本不该熟悉,但是,他却很熟悉。

 

    因为这个角色,到底是他在荣耀中最大的牵挂。虽然他再也没有触碰过他,但是索克萨尔却依然是在他的注视着成长的。每一场比赛,他有什么细微的调整,魏琛都能马上察觉。他就是这样眼看着新的操作者渐渐将他留在这个角色上的痕迹抹去,而后打上他们的烙印。

 

    “白痴!”

 

    索克萨尔的每一次调整,都会惹来一次魏琛鄙夷的臭骂,他经常对着身边的伙伴嘲讽这些调整是多么的菜,多么的不懂术士。

 

人多的时候。魏琛会这样骂;可是当只是他自己的时候呢?他只能留下一抹苦笑。

 

    他心里清楚的很。他只是看到自己的痕迹一点点被抹掉,有些不甘罢了。

 

    直至最后,索克萨尔连手里的武器都换了。

 

    灭神的诅咒吗?

 

    新手杖的名字听起来确实嚣张又文艺,而魏琛在索克萨尔身上的最后一丝痕迹终于也被抹杀,他终于坐不住了。再然后,迎风布阵拥有了死亡之手。

 

    死亡之手,这。正是索克萨尔最初使用的那件银武,魏琛让它又复活了。

 

    他拣起了被索克萨尔舍弃的武器,这让他的迎风布阵在很多人眼里沦为了一个索克萨尔的山寨版。

 

    不过说实话,魏琛真不在乎。要不是“索克萨尔”这种职业角色ID在游戏里已经受到保护,他新弄的术士,名字非得也叫“索克萨尔”不可。

 

    魏琛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非要较这个劲。大概,还是不甘吧!

 

    而现在,是将这一切了结的时候了。

 

    魏琛很清楚,以他目前的状况和水平,在季后赛这种强度这种节奏的比赛里,不可能回回都出场。

 

    对阵蓝雨,或许就是他在这个舞台上最后的演出了,而这个对决。也是最能让他释放能量的比赛。

 

    因为他了解索克萨尔。

 

    哪怕那不是为他打造的。但他依然了解,比任何人都要了解。

 

    索克萨尔在吟唱了。

 

    是诅咒之箭。

 

    这个低阶的技能交给吟唱速度加34的索克萨尔。快得应该跟瞬发似的。

 

    很快!

 

    但是,这不是全部。

 

    如果只是吟唱,索克萨尔的诅咒之箭应该比这还要快。

 

    会有这稍慢的些许,是因为他轻轻地蓄了一下力。诅咒之箭是一个可蓄力技能,蓄力越久,光球聚能越多,最终放出的诅咒之箭数量也就越多。

 

    吟唱释放,诅咒之箭的数量是13枚;蓄力到满,数量翻倍,可达26枚。而索克萨尔刚刚这一个小蓄力,可以将诅咒之箭的数量堆到15枚。

 

    这些……魏琛真的都太清楚了。迎风布阵从容地闪过了索克萨尔的这一击,让索克萨尔背后的操作者喻文州也微微有些惊讶。

 

    因为对手躲得太从容了。

 

    如此轻巧的一个蓄力,多出的2枚诅咒之箭应该很容易被人忽略才对。待到察觉,再躲,不管最终是不是躲掉,那总该是一种临时的反应和操作。但是迎风布阵如此从容地举动,很清晰地显露出他一早就知道会是如此。

 

    被看穿了啊!

 

    只从迎风布阵闪避攻击的姿态,喻文州就已经判断到了此种地步。而此时所有观众,包括解说的潘林和李艺博,却压根都不知道原本这一诅咒之箭当中还暗藏了这么一个暗招。两人只是赞叹了一下索克萨尔的施术之快,压根没察觉那一个轻巧的蓄力。

 

    攻击没有得手,索克萨尔却又不动了。

 

    喻文州心中一直还有疑虑,他看不出兴欣的意图,也猜不出魏琛的用意。真是想要一拖二吗?不是喻文州不尊重魏琛,但事实上就是如此,魏琛要一拖二,这太勉强了。

 

    六星光牢限制卢瀚文九秒,可这又做得了什么呢?没有其他人的火力支援,这难能可贵的九秒卢瀚文的流云没有遭受任何集火攻击。九秒之后,局面会有什么样的改变?

 

    喻文州决定再多看一看。

 

    果然还是那么冷静。

 

    八年,魏琛从来没有放下过对索克萨尔的关注,那么与此时同时,他当然对于索克萨尔背后的操作者有着极清晰的认识。更何况现任的这位操作者他一早都打过交道,他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个在训练营中笑话一般的存在,却在有一天的训练赛中击败了他。

 

    这个冷静的少年,会是蓝雨未来的基石。

 

    那一天起,魏琛就已经有了这样的认知。事实证明他没有看错。黄少天虽然是现如今蓝雨的顶尖攻击手,但是蓝雨的战术体系,蓝雨的风格节奏,却都是因为喻文州的存在而决定的。

 

    或许就是因为有他在任何时候都保持着清醒和冷静,黄少天的机会主义才凝练地越发精彩。因为有这样一个靠山,所以他才能信心百倍地在刀尖上行走。

 

    此时那边黄少天已经带人冲了起来。卢瀚文的流云被锁进了六星光牢。但喻文州还是这么不慌不忙,还是这么清醒地解读着形势,看不清,就绝不轻举妄动。

 

    诅咒之箭!

 

    魏琛选择用同样的技能还以颜色。他的迎风布阵施咒速度没有索克萨尔快。不过吟唱这么个低阶技能也真用不了什么时候。没有蓄力,施咒就放,死亡之手向外一拉,紫色的光球旋转着。划出一道弧线,诅咒之箭就这样以扇面飞出。

 

呈扇形均匀撒开的诅咒之箭。仿佛孔雀开屏一般,再高明的术士选手。施展这一手法也不会比这更完美。

 

    但是,真的是这样的吗?

 

    在所有观众眼中,是这样。

 

    但在喻文州眼中……

 

    有空当!

 

    几乎还在光球旋转放出诅咒之箭的那一瞬间,喻文州就已经看出漏洞。

 

    诅咒之箭的分布是均匀的,但是节奏并不均匀。它们的左右间距是相等的,但是前后间距呢?

 

    前后,意味着先后。

 

    先后有了参差,可就为穿过留下了空当。

 

    侧身,横移!

 

    喻文州的操作快不了,但却永远那么精准。

 

    看起来明明是要被诅咒之箭射到,但是结果,却好像穿透一般。索克萨尔站了过去,而那铺开呈扇形的诅咒之箭一枚都没有少,一枚都没有命中。

 

    迎风布阵新的吟唱已经开始,死亡之手上咒术的魔力在涌动着。

 

    死亡之门?

 

    喻文州呆住,居然这样正面就吟唱死亡之门?

 

    就是他索克萨尔的施咒速度,这点时间也不够吟唱啊!

 

    打断是必须的。索克萨尔丢了一个切割术过去。但喻文州并没因此就高枕无忧,魏琛的打法,怎么也是不应该的。

 

    喻文州转动着视角,他很快发现,又一个在念咒的迎风布阵。

 

    是影分身术!

 

    喻文州瞬间就已明白。那个就在他面前的,当然是影分身。就是趁索克萨尔横身穿过诅咒之箭的瞬间,迎风布阵施展了这个忍术。

 

    这边的迎风布阵,才是他真的需要去打断的。

 

    但是,不够……

 

    距离不够!

 

    迎风布阵的施法距离很远,比索克萨尔还要远,要打断,索克萨尔还需要往前走点。

 

    可是,来不及了。

 

    两个身位格的距离,决定了一个技能的成败。

 

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千方百计的努力【极为精彩的一章/泪哭】

 

    喻文州的手不快,但是脑子很快,很多情况他都在瞬间判断清楚。

 

    术士职业,他也同样熟得不能再熟。虽然迎风布阵这角色因为比赛资料较少,所以情报并不太透彻。但是像施法速度、施法距离这些东西,有一场比赛中有表现就足够了解。再之后,角色就算进步,这些属性总也该往上加,而不是往下降的。

 

    根据这些已知的情报,喻文州此时瞬间做出判断:他来不及了。

 

    他甚至更进一步地看出,这是一个特别针对他和索克萨尔的打法。换是另外一位术士选手,魏琛此时或许都不会得手。但偏偏是他,偏偏是索克萨尔。

 

    选手的特点,角色的属性,都被完全摸透,这几个瞬间,完全就是为对付喻文州和索克萨尔量身定做的。所做的一切并没有浪费,大招死亡之门给这样给放了出来。

 

    九秒后局面会有什么改变?

 

    喻文州之前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现在他知道了,不需要九秒后,只是现在,一个死亡之门,他的状况恐怕就要非常狼狈了。

 

    远端的迎风布阵吟唱已到末段,死亡之手汇集着咒术能量,闪耀的光芒背后,喻文州可以看到迎风布阵的那张脸。

 

    这正是他记忆中的那张面孔:尚且年轻的,他们蓝雨的初代队长魏琛。而如此已过三十的魏琛,脸上可是多了不少岁月的痕迹。

 

    喻文州就这样默默地望着,好像放弃了般的,没有任何行动。

 

    魏琛一怔,但是死亡之门此时已经召唤完毕。门内黑线窜出,立即朝着范围内的索克萨尔缠去,直至此刻,喻文州却还是没有任何操作。

 

    是的,完全没有。

 

    黑气缠上索克萨尔,拖入死亡之门,这过程当中。索克萨尔一点反抗都没有。

 

    再然后。死亡之门对索克萨尔的攻击结束了。

 

    “靠!”魏琛忍不住嘴里骂了一句。

 

    这就是喻文州的冷静了,清晰地判断出来了一切。他清楚自己的手速不足以应付死亡之门外加一旁虎视眈眈的魏琛。所以干脆不做任何周旋,就这样干干脆脆地让这记大招命中,15%的生命,换来了迎风布阵攻势的结束。

 

    是的,结束了。

 

    魏琛自诩很清楚喻文州的风格,却也没料到这个一贯稳健的家伙。居然采用这种仿佛围棋中弃子争先的战术。他所准备的后招中,完全没有应付这种局面的思路。死亡之门成功放出了,但结束得太快,结束得让魏琛反而仓促了起来。

 

    切割术!

 

    魏琛只能是本能般地放了个瞬发法术出去,想继续维持自己的攻势。但是死亡之门这么快就没了,让他心里着实有点空落落的。

 

    切割术吗?

 

    喻文州看着迎风布阵的出手。轻轻松松闪过了这一击。他清楚魏琛此时的意外,因为这本就是他有意营造的。

 

    他看出魏琛对他和索克萨尔的了解,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任何基于他风格的判断和决策,肯定都已在对方的料算当中。所以这种时候,必须要走一条自己平时不会走的路。

 

    于是,喻文州就这样做了。他用反常规的举动,瞬间打破了魏琛对他深度了解下的常规判断。

 

    这当中的斗法。甚至连高手都不一定能看得出。

 

    魏琛对喻文州和索克萨尔的熟悉。只有喻文州自己能深深地感受到。刚才那个死亡之门,真的是把他逼到别无选择的境地了。

 

    即使他做出了出乎魏琛意料的举动。,但不管怎么说,他还是没能逃脱这个死之亡,索克萨尔受到了15%的伤害。这个死亡之门,确实将他逼入了绝境,只是他用令人意外的方式,迅速从这绝境中爬了出来。

 

    他打乱了魏琛的节奏,可是,接下来呢?

 

    望着这个完全了解自己的对手,喻文州也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

 

    燃烧箭矢?

 

    喻文州看到迎风布阵又搓起了这么一个技能。

 

    这也是一个术士的低阶技能。虽要吟唱,但对于他们这些高端配置的职业角色,吟唱真就是瞬息间的事。迎风布阵的手杖只是略略一舞,这枚燃烧箭矢就已经成型。黑色的火焰,燃烧成一个枝箭的形状,迎风布阵手杖一抖,燃烧箭矢已经飞来。

 

    但是,距离到底还是有点远了吧?

 

    喻文州躲得并不困难。比起枪手,无论元素法师还是术士,他们的法术在飞行速度上都要远逊于子弹。这等距离的法术攻击,对于职业级别来说压迫性可就有些不足了。

 

    但是再晃出了这个技能后,魏琛就也不再理会喻文州和索克萨尔,迎风布阵突然转身,死亡之手,指向了流云。

    卢瀚文的流云已经脱困,从六星光牢是冲出,迫不及待就杀向了迎风布阵。

 

    却不料迎风布阵突然一转身就指向了他。

 

    死亡之手上咒术光芒闪现。

 

    卢瀚文连忙就让流云朝旁一躲,结果,那黑光却正是朝着他躲得这方向飞了过来。

 

    好一个卢瀚文,自投罗网,却还是有反应和操作去应对,流云不停歇地再次朝旁一窜,那团黑光就这么缠了个空。

 

    魏琛很无奈。

 

    对付这个年轻的小子,那和对付喻文州可就不是一回事了。他此时很遗憾死亡之门因为攻击结束已经收起,如果喻文州能和死亡之门多周旋一下的话,此时对卢瀚文的流云正好也是一种威胁。

 

    喻文州壮士断腕般的举动,确实是打乱了魏琛的全盘计划。一对二,控制了卢瀚文9秒,然后让喻文州吃了一个大招。说实话,这已经是相当不容易的实现的了。换是任何一位选手来,未必能打出比魏琛更漂亮的9秒。

 

    但是他不甘心。

 

    他的计划,原本可不只9秒。

 

    黄少天他们那边正在仰仗治疗进行施压,正需要强大的攻击手,这个职责,卢瀚文比他更适合。所以他让卢瀚文支援那边,而他和魏琛继续纠缠。只是一个很寻常,很合理的战术决定。

 

    而魏琛果然对此并不支持。

 

    “小鬼哪跑!”看到流云抽身想走,魏琛却不肯罢休。

 

    但是,喊喊罢了,喻文州又怎会不对卢瀚文做出掩护?一个燃烧箭矢,刚刚魏琛用过的技能。喻文州这很快就还回来了。

 

    魏琛想阻拦流云转走那也不能是让迎风布阵上去肉搏啊!当然还是要靠施法,结果索克萨尔的燃烧箭矢恰到好处地飞来,让迎风布阵顿时没有办法吟唱。

 

    结果就见迎风布阵居然真的迈步追了上去,一边移动躲开了这枚燃烧箭矢,一边挥手就扔出了一样东西。

 

    噗!

 

    紫烟瞬间扩散。

 

    即影分身术之后,迎风布阵又一次施展了一个忍者的低阶技能:忍具?烟玉。

 

    迎风布阵和流云的身形迅速被吞没了,卢瀚文的反应倒也机敏,瞬间剑光在烟雾中亮起。护身的同时。让流云继续前进。

 

    混乱之雨!

 

    喻文州也让索克萨尔开始了大型吟唱。他一时间也没办法锁定迎风布阵的位置,但是若迎风布阵不来阻止他出手。执意对着流云吟唱咒术的话,接下来他可就没时间逃出混乱之雨的笼罩了。

 

    结果,烟玉当中,流云的重剑剑风霍霍,看起来所向披靡。

 

    噗!

 

    烟玉中,似有血花飞起,迎风布阵终于还是被砍到。但是紧跟着,就听“啪”一声响,剑光还在,但是,却不再继续向前移动了。

 

    这是……陷阱扣?

 

    喻文州虽没看到,却也猜出了个大概。

 

    魏琛拼着挨了一剑,却终于是让迎风布阵布下了一个盗贼技能陷阱扣,终于还是暂缓住了流云的去势。

 

    可是此时混乱之雨已经淅淅沥沥地落下了,中剑的迎风布阵看起来已经来不及从烟玉里躲出。

 

    “魏琛真是很努力啊!!”潘林有些动容,很是遗憾的地感慨着。

 

    魏琛打得并不好看,对流云千方百计的牵制,都透着一股子狼狈。

 

    又是绕着石头转圈,又是被人砍得滚到一边趁机下套,再到现在挺着剑伤在烟玉掩护下抢下了这么一个陷阱扣。

 

    魏琛很不容易,他一直在苦苦支撑,任谁都可以看到这一点。

 

    和卢瀚文正面较技的话,他十有八九会落败,但他就是用这样层出不穷的小手段,努力将卢瀚文和喻文州拖在了这里。

 

    但是他的努力,终将因为这场混乱之雨画下终结。

 

    流云还不能动,但是喻文州已经准备让索克萨尔过来继续控制迎风布阵了。

 

    他操作索克萨尔迈步向前,结果索克萨尔却朝左翻了个跟头。

 

    “喻文州在干嘛?”所有人愣住,这翻滚,毫无道理啊,他注意到什么未知的威胁了?观众们有上帝视角都没有发现。

 

    喻文州的反应,却远比他们这些拥有上帝视角的观众们更快,更准确。

 

    混乱了?

 

    喻文州吃惊地看着索克萨尔的状态。

 

    跟着就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魔镜,是魔镜。

 

术士技能魔镜,反弹所有法术攻击效果。烟玉当中,迎风布阵不只是给流云设下了一个陷阱扣,更藏了一面魔镜,等着索克萨尔的法术落下。

 

第一千四百二十章拼命的价值

虽然魏琛整体操作的节奏大家大体上都是知道的,但是,迎风布阵那一段时间猥琐的蹲伏,是为了施咒召出魔镜,这一点真的没有任何人察觉。

 

    魔镜由施术者控制,可以悬浮于空中。

 

    一些单体攻击的技能,魔镜若是拦得准,在反弹之余,也会让施术者免受伤害。但是如混乱之雨这样的范围攻击,魔镜是没办法完全护卫的。但是却也会发挥它主要的反弹效果。于是最终,索克萨尔和迎风布阵一同进入了混乱状态。

 

    心思如发的喻文州,居然又一次被魏琛给阴到,人们惊叹之余,却也在审视这一次得手的价值。

 

    混乱之雨下,迎风布阵和索克萨尔暂时都废了。

 

    但卢瀚文的流云呢?

 

    他不会受到同队角色的技能影响,而此时让他无法移动的陷阱扣,不过是盗贼的一个低阶陷阱,他肯定会第一个从这控制技能中脱身。

 

    再然后,还在混乱状态下的迎风布阵,不就是完全挨揍的节奏?这种时候,想必卢瀚文也会暂且将支援黄少天那边的指示放一放,先趁机狂砍一通迎风布阵。

 

    魏琛的应对确实出人意料,但是出人意料,也未必就是一个完美的结果。

 

    “他也没有什么更好的选择了。”李艺博叹息道,“他只能拼尽全力,把自己能想到的办法,统统施展出来缠住蓝雨的两位。”

 

    就像人们所预料的一样,卢瀚文的流云是第一个从状态出解除的,而他立即朝着迎风布阵冲了过去。

 

    重剑焰影,挥起,斩落,划出一道灼热的痕迹。

 

    迎风布阵还在乱动着,相比起发现自己了处于混乱状态后就安静站着的索克萨尔。他就像一只猴子一样可笑。

 

    但是。没人笑得出来。

 

    这种状态下,他还想做出点什么吗?

    重剑焰影落下,不少人都已经不想再看下去了。谁想就在这时,半空中突然裂开了一道口子,混沌的虚无当中,一只黑爪飞速伸出,只一探,竟然就将施展着崩山击的流云给擒到了半空中。

    所有人都惊呆了。

 

    混乱状态下,居然依然施展出来了技能?

 

    而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又是喻文州。他忽然间明白了,迎风布阵为什么在中了混乱之箭后依然在那不安分地乱动。因为魏琛一直在尝试,他大概是在使用固定的操作,来赌一赌能不能撞出这个技能。

 

    黑暗之爪……

 

    喻文州仔细一想这个技能的操作格式,确实,在混乱状态下,这技能也是有比较高的机率能被撞出来的。

 

    但是,也只是比较高而已,这种机率,喻文州一时间也算不出来有多少,他只知道,这依然是一个很渺茫的机率。

 

    但是魏琛没有放弃,从那时起,他一直在撞,发现被混乱干扰了就重头再来。这点时间里,他到底重复进行了多少次,没有人知道。大家只知道,他撞出来了。就在这么一个最关键的时候,迎风布阵吟唱出手,招出了黑暗之爪。

 

    黑暗之爪,强制抓取技能,即使是崩山击这样的强制技能,也敌不过它的判定,流云就这样被黑暗之抓在半空中给捞走了。

 

    兴欣粉丝都知道魏琛那个过去。但是说实话,没谁觉得这家伙身上有一个豪门战队队长的气质。在他们看来,这家伙更像是网游里随便一个小团队的老大。

 

    本身混得那两年就是最草莽气的职业圈,再之后也一直没有抛下过网游,魏琛身上,说实话并没有多少如今这种职业选手的气质,更别说是那等让人一看就觉得很遥远的豪门气派了。

 

    作为一个出场根本没多少的老选手,兴欣粉们却都很喜欢他,就是因为他很接地气,就像是网游里随便哪个副本队解散了,拿了几件装备后,然后愉快地跑到职业赛场上来混事了。

 

    大家也都觉得,兴欣招揽了魏琛,也就是为了家里一老,想让他给其他新人传授传授经验,没人觉得他会在真正的比赛中做出什么贡献。偶有几次露脸,大家也都觉得这就是兴欣发给他的福利,上场耍一耍,然后大家嘻嘻哈哈一看也就得了。

 

 

    魏琛再老,再没有职业选手气质,他也有一颗职业选手的心。

 

    争胜的心,冠军的心。

 

    他在用他的方式,狠狠地向每个人传达着这一点。

 

    喻文州,卢瀚文。

 

    真以为两个全明星级别的选手就可以随便拿捏他了吗?

 

    并没有!

 

    打到现在,迎风布阵确实很狼狈,他所损失的生命也确实更多,他每每让人觉得马上就要不行了,到此为止了。

 

    但是一次又一次,局面被他拖住了,场面被他延缓了。

 

    这老家伙,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罢休啊?

 

    就连蓝雨战队的选手,蓝雨战队的粉丝,都禁不住动容了。

 

    这就是他们的老队长吗?

 

    这是在一些传闻中,特别猥琐,特别没下限的那位前辈?

 

    虽然现在是敌手,但在蓝雨选手,蓝雨粉丝的心中,却都偷偷地升起了一股自豪。

 

    魏琛现在代表的是兴欣不假,但是他身上更深的痕迹,还是他们蓝雨的初代队长,为蓝雨奠基下根基的那个人啊!

 

    流云被黑暗之爪摔到了一边,迎风布阵和索克萨尔一同从混乱状态出解除,魏琛继续他顽强的,百般挣扎一般的拖延。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路人皆知的意图

 

    就在他们一旁,那道长长的,高低不平,残缺不堪的围墙上,突然隆起了一块,而后在上方崩开一道缺口,一个脑袋就这样从缺口中杵了出来,灰头土脸,和血迹混在一起,狼狈尽显。

    谁?

    黄少天一时间都没法直接看出那是谁的角色,非得光标滑上去看到名字的提示。

    迎风布阵。

    是魏琛的迎风布阵。

    终于被解决了吗?

    黄少天正这样想着,那颗已经血流满面的脑袋忽然就收了回去。

 

   “老魏死了没有?”叶修问道。

没有回声,魏琛看到了,也只是暗骂了一句,他哪有功夫回答?

 

    结果,魏琛奇迹般的顽强发挥支撑住了这个关键。他拖住了二人,纵然十分狼狈,但是……

 

    “魏琛是这场比赛的胜负手!”李艺博如此说道,“我从来没有看到过有任何一个人,可以让喻文州这样束手无策。”

 

    “但是,他好像已经到了极限了!”潘林说着,这位也让他心生尊敬的老将,他的迎风布阵,已经即将倒下。魏琛释放了他的全部精力,燃尽了他角色的全部生命。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颠倒的局面

 

    魏琛的迎风布阵生命眼看就要见底,现场观众的目光全都投放到了安文逸的小手冰凉身上,期待着他能过去将迎风布阵的生命拉回来。

 

    而很多中立观众,也因为被魏琛那顽强的狼狈所触动,本无什么偏向性的他们,此时都对兴欣有所期待,至少,他们不想看到努力到如此狼狈的魏琛,最后却只是徒劳无功。

 

    所有人都在眼巴巴地注视着,期待着,而这当中,甚至包括蓝雨的喻文州。

 

    快来吧!

 

    他也在如此期待着,索克萨尔一边对迎风布阵保持着攻击性,视角,却已经偏转向了另一方向。而卢瀚文的流云,也在跟随着队长的举动,形成呼应。

 

    “有陷阱!”李艺博此时已经彻底看出来了。

 

    “不愧是喻文州,这种时候,居然还能做出谋划,拿迎风布阵做诱饵,引兴欣的小手冰凉过来,然后掐住兴欣的治疗!”李艺博叫道。

 

    转播迅速拉出一个俯视的远角镜头。小手冰凉、索克萨尔、流云、迎风布阵,四个角色被高亮标注,如此一来,顿时显得更为清晰。索克萨尔和流云看似对迎风布阵夹击准备进行最终一击,但实际上两个角色夹击的角度已经将小手冰凉锁定。他若是要来治疗迎风布阵,那在行进途中必将被两人的夹击锁定。

 

    控制住对方治疗,再击杀迎风布阵也不过是一转眼的事。但是再之后,少一人,治疗被捉住,兴欣将彻底陷入被动。

 

    这一切,都只将发生在瞬息间。兴欣想救魏琛的迎风布阵,那可连一秒钟都不能耽搁。

 

    但是这一瞬间,却好像凝固住了似的。它迟迟也没有发生。

 

    而只是这么一缓。蓝雨有意放松攻势,顿时显得十分扎眼。

 

    魏琛也是一愣,不过随即仔细一留意索克萨尔和流云的举动,心下顿时了解。

 

    “呵呵。”他在公共频道里笑着。

 

    喻文州当然也知过了这么一瞬间,他的计划就已经破产了。至少,他们这位老奸巨猾的初代队长是肯定已经察觉了,这会大概已经放出提示了吧?

 

    已知这个计划再无法继续执行,喻文州操作索克萨尔发动了攻击,卢瀚文的流云也配合冲上,剑锋落下,扬起最后一片血光。迎风布阵。成为这场团队赛第一个出局者。在拼命拖住蓝雨两人的过程中,他真的已经耗尽了一切。最终,也搭上了他角色的生命。

 

    魏琛的迎风布阵,并不是被治疗忽视了,在兴欣的计划中,本就没有要救援迎风布阵的内容。

 

    魏琛那所谓为求胜利不择手段,完全包括冰冷地将自己牺牲掉。

 

    蓝雨两代队长,索克萨尔两代执掌者的对决?

 

    那终究只是一个话题。

 

    这是一场团队赛,魏琛所要追求的,也只是团队的胜利,仅此而已。


评论
热度(21)

© 假没正经的好正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