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皮撩人 大皮流氓 不皮伤身
【敲黑板】纯吃周翔cp粮的关注粉之后请移步子博“昼思夜想”。

不定时产粮。略杂食。
只产 段子短文,开坑脑洞,剪辑稿画。
大锅炖肉,小口喝酒。

全职死忠本命粉(翔妈,喻吹,五颜六色全员粉)
饭应昊茗,krist,公子开明。
吃周翔|翔叶|韩张|双花|王喻|喻黄|一八及其衍生|k莫|钢暖|薛晓|苍俏|酒茨|彬峰|等等

【薛洋x喻文州(薛喻)】梦里梦外梦浮生(9)

#薛洋穿越键盘网游为哪般##喻文州屡次梦见魔道薛洋怎么破##朋友,你吃薛喻吗# 

*前情见 1、奇怪的人

2、杀人狂魔,“玩家”薛洋

3、告诉我名字

4、你开开心心最好

5、知道“死无全尸”吗

6、黎明与绝望

7、搭档X两个世界X恶友

8、不会再相见

 

9、薛洋,在等X无望,勿忘

怎么样都要把你找到,把你带回来,锁在身边,不让你走,不让你离开,你说好不好?喻文州。

薛洋把手伸向空中,明明看起来炽烈的阳光给予他的碰触却不过暖和了那么一点。

这个世界对他来说还是那么真实,也许他在这里死了,就是真的死了吧。

他眼神阴鸷,贼老天果然没有放过他。

呵呵。可他不信命也不屈服于命。

 

薛洋开始疯狂找人。

这个地方找不到,就换个地方找。

见到相同打扮的玩家先出手试探,感觉不对立马换人,死缠反击的就灭了对方。

日子一天天过去,他杀了一波又一波的人,还是没有,没有他。

那个温润和气的声音离他越来越远,他都快……记不得了。

 

他找不到那人了,他不肯见他,不想再陪着他。

绝望快漫上心头,薛洋突然听到“神之领域”。

 

——那是什么地方?

哪个玩家都会去的地方呗,这次更新出这个,谁不想尝新鲜啊。

——我能去吗?

哦你吗?你是剑客?要通过挑战才能进去啊。

——什么挑战?

你操作咋样?看你等级还低吧,先刷够等级有点实力再想吧。

——神之领域,什么样?

那个啊,你上论坛看看就知道了。

——论坛?什么东西?

不是吧,玩游戏不知道论坛,你是菜鸟?

薛洋提剑猛地动手就杀了面前热心回答的骑士玩家。

“你!”骑士显然没想到随口嘲讽会受到对方攻击。

但薛洋疑心重,最是谨慎,只要有一丝泄露身份的苗头就要掐掉。

 

辗转又问了几个人,知道再问不出什么,薛洋决定铤而走险,去探测他能去到的边缘。

而当他看到那个神秘的新地方就在边缘延伸出的一块上,他就知道,这应该是那些人口中的“神之领域”。

欣喜,期盼。

下一刻就能见到那个男人了吧。

 

这个地方好似还没完善,几乎没什么能禁制住他。

他哪里都能去得。

可是那人呢?为什么还是找不到?不是说都会在这里的吗?

 

赤云道场。

“为什么他不要见我?!为什么不见我呢?!为什么呀?我做错什么了吗?我何错之有!是他错,不是我错,对不对?”薛洋双手抱头蹲在地上,一遍遍问着。

 

而这时55级的野图boss刷新了。

“呼呜——”拳风突然出现,蜷缩的少年来不及躲避,一个系着红带的大汉就挥拳砸向了他。

“噗——”薛洋飞了出去,背朝下摔在地上,直接吐出一口血。

少年不知其底细,忍痛抬起头,双目迸射凶狠的光,阴森森地道“找死!”

红带嘉纳嘶吼一声,并不理会,径自地随意走着。

不过薛洋就不肯罢休了。

这个大汉必须承受他的怒火!

 

嘣——

红带嘉纳的上衣崩碎,双手下抓却抓了个空,立时又挥臂扫向薛洋。

薛洋身法极快,一个闪身也就躲了过去。降灾往前一送,竟是入了那皮肉半分就再进不得。

红带嘉纳往后一退,便高高跃起,双手抱拳,往下追着薛洋砸去。

薛洋更是发恨,躲得飘忽,剑尖朝着大汉眼珠刺去。

可谁知,那一拳砸在了地上,竟是让地面一震,薛洋的身体不受控制,浮在空中,手上一个不稳,攻击落在他处。

 

红带嘉纳受到攻击又是一声吼叫,挥舞着结实有力的双臂,突然一旋,方圆三十的范围气流就转动起来,以他为中心隐隐要形成一个漩涡。

刹那薛洋感觉到死亡临近,这一危险,让他硬生生扭开快被吸进旋涡的身体,咬咬牙逃了开去。

而尽管他逃开了,周遭的大小石头泥土却是朝着旋涡飞近,盘旋。

随后红带嘉纳再次高举起双掌,突然一挥,齐拍向地面。一声轰然巨响,那气流漩涡中的石块瞬间就已经崩碎成了粉末。*

薛洋惊骇,忍不住心悸,如果刚刚他没逃开,下场可能比这些粉末还要惨吧。

他甚至不能肯定他能不能因此回去,回到自己的世界。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在这里命只有一条了,不小心就很容易死去。

 

远远地望了一眼这个拥有毁灭性力量的“人”,报复在自己的命面前不值一提。

薛洋嘴角上挑,毫不留恋地疾走离开此地。

 

溪山城。

小心翼翼地伪装自己,薛洋一路打听过来,他还记得喻文州跟蓝溪阁是有关系的。

磕磕碰碰到了蓝溪阁驻地,溪山城。不着痕迹地跟那些大嘴的酒客提了提喻文州,却是一点消息也没得到。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薛洋心底渐渐滋生出焦躁和不耐。

开始不顾及身份暴露的危险,用直接又暴戾的手段逼问那些可能知情的人。

 

不过他对那个曾见过一面的小队没多大印象,宁肯错杀也不放过,他又试图抓住有用的人。

然而,这些人显然不打算配合,小命对他们来说没有多大的威胁价值。嘴里说着没听过,转眼有机会逃出去的都跑了。

 

然而被逼问过的里面虽然有大部分人表示没听过“喻文州”,又有一小部分精英知晓战队人员的事,怕给战队惹麻烦,支支吾吾的不肯说明白,因此无一例外都被薛洋杀的一干二净。

 

巧的是,曾经带过喻文州的公会精英也被抓住。一听“喻文州”情不自禁吸了口气,他是赞同不说可薛洋已察觉出他的变化,灵机一动,冷笑几声,诈道“如果你不说,你们蓝溪阁的就等着一个个被我捉出来灭了!”

声音尖锐瘆人,活像真跟对方有不可化解的深仇大恨,定要当面对质一般。

 

那人挣扎了一番,还是坦白了:“我……小喻在竞技场里。”

“竞技场在哪?”薛洋追问。

“你?”精英错愕,只要是荣耀玩家,怎么不知道竞技场在哪?

薛洋心中一凛,知晓自己说错话,立即动手杀了此人。

我会打听出来的。等我找你,喻文州!

 

可是几番努力打听,薛洋却发现残忍的事实——竞技场是他唯一进不去的。

 

他默然,他不想放弃,也不想做无用功徒惹人怀疑,在溪山城又呆了数日,隐匿身形四处搜寻。仍是无果,他便收起了降灾,回到了相处最多,他最为熟悉的千波湖。

 

就这样过了些时日,荣耀论坛空降了个八卦热帖——千波湖传说。

 

据说,三区千波湖邻近的一座孤岛上有个奇怪的npc,见人就砍,不让任何玩家接近这里。

不过还好,这里是老练级区,除了接到奖励丰富的任务没有人想来触霉头,少数几个好奇心过盛的也受了教训不敢再来。

 

千波湖。湖光千里,碧波万顷,一如之前。

草木馨香萦绕鼻息,可那个少年却不再孩子气地咬着草根,而是枕着手望着一成不变的天空。

已经记不清过了多少日子。

薛洋只知道他要等下去。

他会回来的吧。就算只是来看一眼,自己也是期盼着的。

 

薛洋不再重复想起那些尘封许久的记忆,可他又迫切地想记住所有对他的好,点点滴滴却刻骨铭心,无论是鱼子,还是喻文州,都是他继续“活”下去的信念。

就这样一直等着,也不错,有希望不是吗?

何况他不会疲倦不会饥饿,可以用所有时光来铭记。

第二赛季季后赛,蓝雨艰难地争取胜利,可是对方是嘉世,喻文州很难过,蓝雨能够获胜的关键只有叶秋犯下致命错误,而这可能性太小。

蓝雨还是输了,魏琛走下赛场,挥手离开。喻文州失了会神,把注意力重新放回了比赛场上。心里却明白魏琛不会再回来了,那人已经选择退役,并将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

 

网游里。薛洋,在等。

 

第三赛季,一开始,微草新人队长王杰希便势无可当地撞破新秀墙。打法才华横溢,匪夷所思。魔术师,名副其实。
喻文州想,与这人的约定要推迟一年了。然后他继续投入更为艰苦的训练中。

 

神之领域。薛洋,在等。

 

准备好了吗?

好了。 

那么也是时候交给你了。 

从今日起,你就是蓝雨的队长,术士,索克萨尔。

第四赛季到来,喻文州出道。

 

千波湖。薛洋,在等。

 

虽然很无望。

可是。

喻文州,勿忘,好吗?

 

*出自《全职高手》。

ps.快结束了,真开心。还有两章,自虐就可以结束,吞刀太痛苦了

_(:зゝ∠)_


下一篇:10、阿洋,你的梦想呢

评论(2)
热度(9)

© 假没正经的好正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