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皮撩人 大皮流氓 不皮伤身
【敲黑板】纯吃周翔cp粮的关注粉之后请移步子博“昼思夜想”。

不定时产粮。略杂食。
只产 段子短文,开坑脑洞,剪辑稿画。
大锅炖肉,小口喝酒。

全职死忠本命粉(翔妈,喻吹,五颜六色全员粉)
饭应昊茗,krist,公子开明。
吃周翔|翔叶|韩张|双花|王喻|喻黄|一八及其衍生|k莫|钢暖|薛晓|苍俏|酒茨|彬峰|等等

古剑奇谭DLC之《天墉旧事》全剧情对白

ps.官方里找糖吃,第二幕开始圈重点


“手中有剑,方能保护自己珍惜之人”……一段深埋在心的过往,青涩少年时的记忆……
整理者:忧乐斋主人子曦(源网络)
 
第一幕
【天墉城】
【玉泱在房中打理穿戴】
玉泱:唔……
芙蕖(声音从门外传来):玉泱,可打理好了?
玉泱:好、好了,弟子这就……
【玉泱走出住所】
妙法长老……弟子……穿戴得可还整洁?
芙蕖:待我瞧瞧。
芙蕖:哎,这衣裳——
玉泱:衣裳?衣裳怎么了?
玉泱:哪里不妥,弟子即刻去换。
芙蕖:逗你玩儿的,还当真了?
芙蕖:就这样挺好,待会儿见了掌门师兄记得给他问安,可别傻愣愣的。
玉泱:掌门他……
玉泱:……弟子……
芙蕖:你啊,也不必太拘束了,掌门师兄看起来挺严肃,其实人特别好。
玉泱:……弟子失礼,不该、不该妄加猜度。
芙蕖:这还没见到师兄呢,怎么就跟着他一板一眼起来了?
芙蕖:走吧。
【芙蕖转身走向临天阁,玉泱却站在原地没动】
芙蕖:都说了不用紧张,怎么还是……
芙蕖:罢了罢了,在这儿等上一会儿,你心里静了,我们再过去临天阁。
玉泱:是……都怪弟子没用。
【片刻之后,芙蕖带玉泱来到临天阁前】
修束、修易:妙法长老。
芙蕖:不必多礼。
修束:掌门已经与弟子二人交待,若长老前来,入内即可,无须通报。
芙蕖:玉泱随我进去。
玉泱:是。
【芙蕖带玉泱走入临天阁,临天阁门外修束与修易】
修束:那个孩子……便是妙法长老由山下带回来的……?
修易:嗯,听说上山也几个月了,却一直未曾拜师,只记在长老名下,如今前来参见掌门,想是另有机缘。
修束:隐约听闻,那孩子颇具剑术天分,妙法长老莫不是有意令他拜掌门为师——
修易:要真这样,可太让人羡慕了!
修易:上回去大雪山除妖,有幸目睹掌门一展道剑,当真精妙无匹,吾辈只怕一生难以企及。
修束:……也许正因如此,门中才迟迟未有任命执剑长老……
修束:历代执剑长老皆为天墉城剑术之冠,而如今放眼昆仑,又有谁能够胜过掌门?
修易:师弟入门三年,时日还是短了些……执剑长老之位,掌门说过早有计较,只是……那位师叔远游在外,尚未归来。
修束:竟有此事?
修易:掌门曾言,其剑术不及此人万一,我觉得虽难脱夸大,但是能得掌门青眼,师叔定然也非等闲之辈吧?
修束:这……倘若真有人比掌门还厉害,我简直迫不及待想要见识一下了——
【临天阁内】
【芙蕖带玉泱走近陵越】
芙蕖:师兄,芙蕖来了。
芙蕖:这个孩子,就是我与你提到过的玉泱。
芙蕖:玉泱,还不过来行礼?别害怕。
玉泱:……掌门……弟子……
陵越:跪礼可免。
玉泱:我……
玉泱:弟子玉泱……拜见掌门。
【陵越转身看到玉泱眉心一点朱砂痣】
陵越:……
芙蕖:是不是……有点儿像……屠苏师兄呢?
芙蕖:玉泱……是我无意间在昆仑山山脚下的村子里遇上。
芙蕖:那儿的人将眉心朱砂视为不祥……要处死这个孩子,因我承诺带他离开、永不返回,村民方才作罢。
芙蕖:玉泱根骨极好,于剑术上的天赋胜过大多数天墉城弟子。
芙蕖:师兄,这些年来你从未收过亲传弟子,身为掌门诸事繁多,却没有一个徒儿侍奉左右。
芙蕖:芙蕖明白,以师兄之能,若要收徒,定然资质品性缺一不可。
芙蕖:不如……考一考玉泱,若确为可造之材,先在师兄跟前端茶奉水、打理起居亦可,一饮一啄无不是修行,来日方长,天墉剑术总不至由我们几个长老的弟子传承,仍须师兄亲自指点。
芙蕖:而这个孩子……自幼坎坷,假如能得师兄教导,我也就可以放心了。
芙蕖:师兄……
陵越:玉泱,你想要修习剑术?
玉泱:弟子……弟子……
芙蕖:掌门师兄问什么,你据实以告便是。
玉泱:弟子……是想学剑。
陵越:为何?莫不是盘算日后回村报仇?
玉泱:……
玉泱:自古侠以武犯禁不在少数,你遭遇不平,心有怨恨实属平常,但若以为学剑之后便能任意妄为、快意恩仇,则不该做我天墉门下。
芙蕖:师兄……
玉泱:……掌门,弟子……不会再去找那些人。
陵越:哦?

玉泱:……弟子有个妹妹叫小圆,自从爹娘过世,一直都是我们两个在一起……
玉泱:后来……小圆也生病死了,不过……
玉泱:虽然她是我妹妹,但她眉心没有朱砂,村里人还是请了大夫给她看病的……我……很感激……
玉泱:那天……小圆他抓着我的手……让我……让我以后替她看看春天的小花、夏天的绿树……
玉泱:……弟子答应她了,这些事很重要很重要……比报仇重要得多……如果整天想着报仇……一定不能真正完成小圆的心愿吧……
陵越:那么,你因何执剑?
玉泱:……
玉泱:弟子没有什么大志向,只求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要是我更强一些……也许就能带着小圆离开村子……穿过大风沙去别的地方……也许那里有更好的大夫可以把小圆治好……
玉泱:……那些事情,弟子以前做不到,以后绝不想再有同样的……
芙蕖:……“手中有剑,方能保护自己珍惜之人”……
玉泱:男儿立世,要是连这点都办不到,又有什么用?
芙蕖:……这些话……屠苏师兄也曾经说过……
【陵越闻言,陷入深深的回忆】

第二幕
【临天阁内】
【涵晋真人、陵越、百里屠苏、芙蕖、陵端】
涵晋真人:芙蕖、百里屠苏、陵端三人入门时日相差无几,今次便安排尔等一同进行“妄境试炼”。
涵晋真人:修道之人,炼神炼气,最是讲求心神清明,所谓“妄境试炼”是为令尔等明了自身心智不足之处。
芙蕖:那……威武长老,我们几个要去哪儿试炼呢?会不会很难呀?
涵晋真人:依循门规,首次进入妄境的弟子,由一名已经通过试炼的弟子陪同,尔等此行,执剑长老首徒陵越自会关照。
芙蕖:难怪大师兄也在这儿~
芙蕖:有他在,芙蕖心里可就一点不怕了,再说还有屠苏师兄呢,一定能平平安安通过试炼的。
陵端:哼……
陵越:威武长老,弟子这便带他们三人前去天墉祭坛。
涵晋真人:虽是幻境,仍须一切小心。
陵越:弟子明白。
【天墉祭坛】
芙蕖:这个亮亮的,难道就是进入试炼之地的入口?
陵越:所谓“妄境”,乃是当我等踏入法阵,经由法阵力量将各人脑海中所思所想化为一处或几处险地,其中更有心中杂念成就的诸般恶灵,须得小心应付。
芙蕖:什么?这样啊……
芙蕖:那芙蕖心里想着早上喝的米粥,在幻境里就会见到米粥啰?
陵越:既为试炼,杂念多半以怪物之形出现……米粥怪……倒从未听过……
陵端:哈哈,管他什么怪物,全是假的,小打小闹不足挂齿,只要有胆现身,通通打倒就是!
陵端:看我陵端大显身手一番!
芙蕖:有两位师兄在此,哪要你来显摆~陵端小师弟~
芙蕖:嘻,执剑长老虽然不许屠苏师兄同别人一起练剑,但像这回……我偷偷学个几招总没什么吧?
百里屠苏:……
陵端:芙蕖你敢瞧不起人?你、给我等着!
陵越:都住口。
陵端:……
陵越:幻境之中,各人心念只须一点微小变化,亦有可能令周遭有所不同,争执之念也是同样,因此莫要妄动心思。
陵越:我们现在进入法阵,凝神静气,尽量勿生杂念。
陵越:打倒其中怪物,便可脱离幻境,通过试炼。
芙蕖:芙蕖明白了。
陵端:是该早去早回,不然赶不上吃完饭,我可不乐意!
【众人进入幻境,百里屠苏叫住陵越】
百里屠苏:师兄。
陵越:何事?
百里屠苏:……师兄,你的伤……
陵越:将养百日,已无大碍。
百里屠苏:……师弟鲁莽,险些铸成大错——
陵越:与你无关,是我不遵师嘱,执意比剑。
陵越:师尊罚你面壁百日,本该由我代受,奈何……幸而如今伤愈无恙,也免教师弟继续经此责罚。
百里屠苏:可是师兄——
陵越:此事休得再提。
陵越:过错在我,不在你。
陵越:眼下集中心神通过试炼才是。
【陵越、百里屠苏进入幻境】


【幻境——红叶湖】
芙蕖:好美的地方啊~
百里屠苏:这是……
百里屠苏:这里是……红叶湖!
陵越:师弟识得此处?
百里屠苏:……
陵越:……定然是你心中深埋而又无法忘却之地。
百里屠苏:……小时候……偶尔从村子里跑出来玩耍……
百里屠苏:因为长满红叶的树被风一吹,远看就像湖面的水波一样,所以……我把它叫作“红叶湖”……
陵端:什么湖不湖,真蠢的名字!
陵端:这地方也不像有多大危险嘛!小爷我先走一步,早些打倒怪物早些出去吃饭!
陵端:哈哈哈!
陵越:陵端!
芙蕖:这家伙每次都这样,自以为了不起,好讨厌!
芙蕖:走了也好,谁稀罕跟他一起!
陵越:不可如此说,幻境因心念瞬息万变,陵端一人行事终究让人放心不下。
芙蕖:大师兄的意思是,他会遇到什么危险?
陵越:未敢断言,以他剑术当能应付……但凡事怎可以只凭臆断,应当快些找到陵端才是。
芙蕖:屠苏师兄认识这儿,那我们……跟着师兄走不就好了?
陵越:虽是旧地,因念想入了幻境,绝不会全然相同,行事仍须谨慎。
芙蕖:哦,好。
【众人前行至吊桥前】
芙蕖:你们看,是陵端!
陵越:陵端,快快回来!莫要逞强单独行事!
陵端:哈哈哈,逞强?
陵端:别以为我跟你们一样没用!
陵端:我发现这幻境还挺有意思!
陵端:哈哈,瞧这个!
陵越:住手!
陵越:怎可以心念催动怪物!不怕引火焚身?!
【陵端召唤出熊妖】
陵端:就让它陪你们玩一会儿~
陵端:我倒要看看,谁还敢再瞧不起我,哈哈哈!
芙蕖:陵端……这家伙怎么这样幼稚!
【芙蕖追上前去,熊妖挥舞双掌】
陵越:师妹留步!
芙蕖:呀!
百里屠苏:此怪物戾气甚重。
芙蕖:……怎么会……它……它看起来很可怕的样子……
陵越:混账!当真胡闹!
陵越:不可硬拼,绕过去。
芙蕖:绕……跳、跳吗……
百里屠苏:师兄说得对,既有山壁,当可尝试腾挪。
芙蕖:我……芙蕖轻身之法练得不好……有点儿怕……
陵越:莫怕,跟着我与师弟便是,不会让你有何闪失。
芙蕖:……嗯。
【陵越飞檐走壁,走过吊桥,遭遇狼怪】
陵越:应战!
【众人战胜狼妖】
芙蕖:陵端实在太险恶了!猜到我们会绕过那只怪物,又弄了其他的来吓人!
陵越:走,尽快寻到陵端,以免他节外生枝,陡增变数,令我们滞留在这幻境中。
【走了一路,前方传来求饶声】
芙蕖:我怎么……听见陵端的声音?
【众人赶上前去,见陵端被一条美人蛇绑在树上】
美人蛇:哦呵呵呵呵呵,看起来可真是白白嫩嫩~
陵端:不不不,既不白也不嫩!你、你找别人去!少碰小爷我!
【陵端看到众人】
陵端:啊!大师兄救命!快来救我!!
【众人上前,亮出兵器】
陵越:放了他!
美人蛇:哟~来了三个好看的小娃娃,不过呢,我最入眼的还是这个~
美人蛇:你啊,就乖乖跟我回去吧~
陵端:妈呀!不要啊啊啊啊啊!!
【一团光影,美人蛇和陵端一同消失】
芙蕖:喂——!
芙蕖:这可怎么办?那条蛇是不是很厉害的怪物啊?!
百里屠苏:……那条蛇……那条蛇……
百里屠苏:……陵端……会被抓走,全是……我的过错……
陵越:何出此言?
百里屠苏:……
芙蕖:屠苏师兄,到底……怎么回事?
百里屠苏:……几日前,无意中翻看了陵邱师弟由山下带回的一本志怪之书,书中写道野外有怪物人面蛇身,多位女子……吸人精气……
百里屠苏:师兄说……幻境内存各种凶险,我……适才担心陵端,此念一闪而过……
陵越:…………
芙蕖:……屠苏师兄……这看不出,你……你还读那种书……
百里屠苏:我……只是随意翻看,并不知,并不知……
陵越:……此时无需多言。
陵越:这个幻境,本是因人杂念变幻,陵端之所以被掳走,一来是其不听劝告,独自行事,二来他企图以心念催动怪物,殊不知这样反而会被幻境之力吞噬。
【前方出现一个发光的法阵】
陵越:那里……想必是怪物留下的线索,亦是试炼的一部分,我们进入其中,定能寻到陵端下落。
芙蕖:看样子也只有这么办了……
【众人走向法阵】
芙蕖:屠苏师兄,你不要自责了,刚才大师兄也说过,都怪陵端那家伙自己折腾来折腾去,哼,通过试炼以后,我立刻把他的晚饭偷偷拿走,看他怎么吃……
百里屠苏:……
陵越:胡闹什么,速与我去寻人。
芙蕖:好嘛……
【幻境——无名山洞】

【通过法阵,众人来到一个山洞中】
芙蕖:这又是哪里啊?
【前方两个小妖正在交谈】
陵越:噤声。
小妖甲:听说没?夫人刚才抓到一个白白胖胖肥肥美美的人,就等着下锅了!
小妖乙:我我我不不不不爱喝汤,还还还是烤来吃吃吃得好!
小妖甲:这个嘛~烤着吃应该也挺美味!
小妖甲:吸溜~口水都要下来了,不晓得夫人啥时候招呼咱们过去吃肉?
小妖乙:快快快了吧!夫人向向向来喜喜喜喜欢吃新鲜的!
小妖甲:最好最好!可馋死我了!
百里屠苏:他们说的,似乎便是陵端?
芙蕖:要……要吃掉陵端……
芙蕖:呜……大师兄,我错了……
陵越:……又是何事?
芙蕖:刚……刚才在红叶湖,屠苏师兄说到半人半蛇的怪物……我就想起灵薇师姐和我提过,山下有许多妖怪是要吃人的,特别爱吃长得白白胖胖那种……
芙蕖:不过……我、我真的没有多想陵端……不知道为什么……就……就……变成这样了……
百里屠苏:……
陵越:……
芙蕖:……大师兄……
陵越:你们……切勿再有任何杂念,镇定心神,先找到陵端。
芙蕖:……好……
陵越:记住!不可存有杂念!
陵越:回去之后,我会将陵邱那本书收了,还有芙蕖你,尚未到下山历练的年纪,与其他弟子议论什么山下见闻,自去抄三遍《黄帝阴符经》交予掌门。
百里屠苏:……
芙蕖:呜呜呜……大师兄,人家不要抄书……
【三人继续前行,在山洞深处一群妖怪中间发现正被捆架在火堆上的陵端】
陵端:救、救命!救命啊!
陵端:妈呀!不是幻境吗,这火怎么烫成这样!
美人蛇:呵呵呵,死到临头,还真是有精神呢~
小妖丙:夫人~何不将这娃子直接丢到火里了事?
小妖丁:就是就是,丢进去,没两下就能熟了!
陵端:放屁!我又不是猪!换你被烤烤看!
美人蛇:嘻嘻,看他扭来扭去的模样不也好笑?
美人蛇:吃肉嘛,虽然过了夜就不新鲜,却也不争这点工夫。
小妖丙:夫人说得有道理。
陵端:吃、吃了我让你们通通闹肚子!闹到腿软爬不起来!
小妖丁:哈哈,什么样的人咱们没吃过,还怕你——
小妖丁:诶?怎么听着像是有啥动静?
【陵越飞出手中持剑,刺中一小妖】
小妖丙:哎呦喂!什么玩意?!
【三人从隐蔽处冲出】
陵越:将陵端放下!
美人蛇:我道是谁?原来是那几个好看的小娃娃。
陵端:大师兄!你、你终于来救我了!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我的!
陵越:闭嘴!
美人蛇:那么想救这个小家伙,就拿出本事来给我瞧瞧!
美人蛇:败了可不要心有怨恨,只当让我们有多个几日口粮~
陵越:废话少说
【进入战斗。战斗胜利】
美人蛇:你们、你们几个——
美人蛇:待我先杀了这个胖子!
【美女蛇举起兵刃,刺向陵端】
芙蕖:不要——!
【百里屠苏和陵越同时飞出手中之剑,将美女蛇身体与手掌钉与石壁上】
芙蕖:好……好险……
陵端:还愣着干嘛!快点放我下去!快点!
芙蕖:好吵……
【陵端被松绑放下】
陵端:臭蛇!竟敢说我是胖子!敢说我胖!
陵端:算你死得快,不然我一定多捅几剑!
【一个法阵出现在山洞中】
芙蕖:大师兄,好像有出口了!
陵越:看来已是通过试炼。
陵越:你们在那之后……能够做到心中杂念大减,确是不错。
陵越:经历此回,想必对自己心智不足之处亦有体悟,日常修行中,也该谨记。
芙蕖:嘻嘻,难道一次被大师兄夸了!
陵端:哈哈哈哈,在小爷的率领之下,什么“妄境试炼”,还不是随便……哼哼~哼哼哼~
芙蕖:……从头到尾,你到底做了什么?
陵端:我做的~可太多了,一时半会儿肯定说不完~
陵端:倒是你们几个,勉强算马马虎虎吧,这么慢慢吞吞才来找我,也太差了吧?
芙蕖:你……你说什么?你这死胖子!
陵端:敢说我是胖子!有胆再说一遍!
芙蕖:我就说我就说,胖子胖子胖子!
陵端:好哇,你——
【在一旁的百里屠苏和陵越】
百里屠苏:此回试炼,多谢师兄相助提点。
陵越:以师弟修为,破阵不过早晚之事。适才一剑斩蛇,剑势凌厉霸道,令人佩服。

百里屠苏:怎敢自负,师兄之剑亦是后发而先至
陵越:……如此刻苦修炼,莫不是想要有朝一日下得昆仑山,一展胸中抱负?
百里屠苏:……
百里屠苏:屠苏心无大志,只不过——
屠苏转过身去,陵越望着屠苏。陵端与芙蕖还在争吵……


第三幕
【临天阁】
【陵越从回忆中回过神来】
陵越:……原来,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
芙蕖:师兄……?
陵越:玉泱,明日寅时来我房前,带好你的佩剑。
芙蕖:还不谢过掌门师兄?他答应亲自教你剑术呢。
玉泱:弟子……
玉泱:谢谢掌门!
陵越:既要收你为徒,受此大礼并不为过。
陵越:你且回去,静心坐卧,勿劳神多思。明日,我会亲自考你。
玉泱:弟子明白!
芙蕖:玉泱先走,我与师兄再说些事情。
【玉泱行礼离去】
芙蕖:……多谢师兄。
陵越:芙蕖既然赞他根骨清奇,想必不是夸大。
陵越:至于品性……他尚且年幼,来日方长,今后为凡成圣,不由你我。然七岁亦可看老,以他所历,能够放下仇恨,古今又有几人?
芙蕖:是啊,身世坎坷的孩子,倒多半比其他人更为懂事……就像……屠苏师兄……
陵越:但是,终有一日他会明白,手中虽然执剑……仍须天意成全。
芙蕖:师兄……
芙蕖:你……不要难过。
芙蕖:……我……尽管三年已经过去……
芙蕖:但我和师兄一样,永远……除非到我死去的那一天,不然都会守着那个“约定”,盼望屠苏师兄从远方回来……
【玉泱走出临天阁,仰首望天,渐暗】


尾声
【字幕:九十年后】
【天墉城】
【玉泱真人站在天墉城高处,弟子熙钰上前禀报】
熙钰:师父,师祖祭日将近,今晨已有不少人由山下返回,静待当天焚香侍坐。
玉泱真人:你师祖生前已经说过,并不在意这些繁文缛节,不过他们倒是有心了。
熙钰:这个嘛……大概是因为师祖人特别好吧,就算过去了十几二十年,大家还是一直念着他。
熙钰:师父,弟子一直不明,像师祖那么厉害的人,为什么……没有成仙呢?
玉泱真人:……
熙钰:我见师祖的次数虽然不多,也知道他剑术神通,于大道多有参悟……
玉泱真人:你师祖……大概从未想过成仙吧。
熙钰:啊?
玉泱真人:他与前代妙法长老,一生中均有放不下的执念,注定是这红尘中人。
玉泱真人:何况成不成仙又如何?
玉泱真人:师父曾说,天地之间,顺应其心而活,便是最好。夏荷映日,枯荷听雨,万物生发自由因缘,执念若生而不灭,勉强放下只是更易入了心魔。
熙钰:……这……听得似懂非懂……诶,反正就是觉得有些可惜……
熙钰:师祖是我见过最了不起的人了,听说天墉城这么多代掌门,论功绩还没有谁能够胜过他呢。
玉泱真人:师父他自是……
玉泱真人:然而……我更希望会一会他偶有提及的执剑长老……
玉泱真人:“振袖拂苍云,仗剑出白雪”,我曾不止一次想过,那般的御剑风姿,将会是何种光景?
玉泱真人:可叹,仍然无缘一见。
熙钰:执剑长老?
熙钰:师父是说哪一辈的?师祖当掌门那会儿,不是没有执剑长老吗?
熙钰:说到这个,我真不明白师祖他是怎么想的……
玉泱真人:想不明白便不必多想。
玉泱真人:前尘过往,后人又怎堪评说?


【结局字幕】
昆仑山天墉城第十二代掌门陵越真人天纵英才,于他治下开天墉城数百年盛世之局。
陵越一生磊落仁惠,具侠义之风,而又赏罚分明,深得人心。然其在位五十三年间,门派执剑长老之位空悬无主,直至第十三代掌门继位,使将陵越唯一亲传弟子立为执剑长老。
此一则陵越难逃非议,猜疑有之、不满有之、唏嘘有之,陵越于天墉城史册上缄默终生,未留只字片语。
某年春日,已隐居山间的陵越倚窗静坐,于无声细雨中安然合目,满百岁而仙逝。


评论(2)
热度(35)

© 假没正经的好正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