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皮撩人 大皮流氓 不皮伤身
【敲黑板】纯吃周翔cp粮的关注粉之后请移步子博“昼思夜想”。

不定时产粮。略杂食。
只产 段子短文,开坑脑洞,剪辑稿画。
大锅炖肉,小口喝酒。

全职死忠本命粉(翔妈,喻吹,五颜六色全员粉)
饭应昊茗,krist,公子开明。
吃周翔|翔叶|韩张|双花|王喻|喻黄|一八及其衍生|k莫|钢暖|薛晓|苍俏|酒茨|彬峰|等等


大概两人是 Abstinency(禁欲)的感觉。

插一段和基友分享韩张同人图,想到的张新杰设定——

张新杰右眼角下应该有一粒泪痣 平常的时候戴着眼镜 没人会仔细去瞧,而一摘下眼镜,立马从禁欲淡漠的气质转变成撩人不自知的冷艳

正文:

张新杰唯一错估了一次Q市的天气,雨突然地淅淅沥沥地下起,可天上的日头也还正盛,看来是碰上了晴雨天。

走在空旷路上的两人只怔了一瞬,韩文清已动作迅速地把外套脱下,撑在两人的头上来挡雨。

一路狼狈。

待到了一处院落,靠着斑驳的墙壁他们才得以喘息。

 

张新杰的发丝有些细,被雨水一打湿,发梢便贴在了饱满的额头上。

水滴顺着往下滑,镜片上就留下了几道水痕。

视野也模糊了。

 

眼里的韩队影影绰绰,张新杰皱了皱眉。

取下眼镜,从兜里拿出眼镜布仔细擦拭。

 

而就在这一时间,韩文清侧过头,还未开口,就瞧见了张新杰的泪痣。

小小的一粒,缀在右眼角下,在平日镜框遮掩着,很难被察觉的地方。

韩队手里还揣着黑红底方格边纹的帕子,却不知怎么不再急着掏出给张新杰。

 

拿掉眼镜的副队,全部展露开五官,有着江南男子的细腻俊秀,却又棱角分明,略冷的眸底与泪痣相衬,无端生出奇异的性感与冷艳。

 

“韩队?”平静的面容,眼里晕着些许疑惑,直直地看向韩文清。

 

彼时韩文清还没收回目光,与张新杰一对视,下意识咽了咽喉,才说“用这擦擦吧。”接着,拿出帕子,递了过去。

 

“谢谢。”张新杰明显一愣,诧异地接受这一好意。

他拿过那黑红色的帕子,入手便觉柔软,擦脸时,鼻间萦绕一丝丝干爽的皂水味。
他低头,见衣领也沾湿,迟疑着侧过头,用眼神询问韩文清,得到同意,才解开最上面的扣子,轻擦起因紧贴雨水浸湿衣领而微微发冷的脖颈。

 

淋的这场雨说大不大,天却很快暗了,本来在郊外旅游区休假的两人如今面临着要么走在夜色中摸索着回旅店,要么放弃于泥泞上前进的可笑想法老实等着天亮。

不约而同,两人明智地选择了后者。

 

找了些附近的干草铺在唯一没被雨淋到的地方,韩文清就拉着张新杰坐下。

“你把这件盖着先睡,我来守夜。”

“一起睡吧。”张新杰说完,又开口补充,“郊外到了后半夜温度会更低,互相取暖会保证体温不致于受到环境变温的影响。”

“好。”起身到一半的韩文清便低着头,注视着张新杰的眉眼,掷出了那简短的一字。

 

韩文清体温一向高,就跟张新杰所猜测的一样,相拥而眠后,充当简易被褥的外套下很快就升温了。

韩文清的怀抱像燃烧的火炉,在夏夜的凉风中,对经常手脚冰凉的张新杰很有诱惑力。

睡意来临不久,原本还有些缝隙的距离缩到了最短,张新杰将自己的身体几近全部地揉进了韩文清的臂弯。

 

而老韩就有些僵硬了,本该坦然的他无来由地生出束手束脚的感觉,想要亲吻对方的心思更是让他陷入窘迫的境地,耳根也少见地红了起来。

 

张新杰的肩部没有他的健壮却也宽阔,匀称的身板真摸到才发觉精瘦了些,挺拔的腰身也是窄细略有些结实的。

细想他的副队去健身房不是有事找他,便是短暂地训练身体强度,能有这样的身材已是难得。

韩文清的眼神就有些柔和。

tbc.or end.

要清水还是开车?

评论(9)
热度(31)

© 假没正经的好正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