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皮撩人 大皮流氓 不皮伤身
【敲黑板】纯吃周翔cp粮的关注粉之后请移步子博“昼思夜想”。

不定时产粮。略杂食。
只产 段子短文,开坑脑洞,剪辑稿画。
大锅炖肉,小口喝酒。

全职死忠本命粉(翔妈,喻吹,五颜六色全员粉)
饭应昊茗,krist,公子开明。
吃周翔|翔叶|韩张|双花|王喻|喻黄|一八及其衍生|k莫|钢暖|薛晓|苍俏|酒茨|彬峰|等等

替嫁道长 3

3

那一声剑鸣也不过一瞬间,百里屠苏听到了,也不好确认,凭着直觉才往沈府的方向去。

当他悄然接近了,落到一处院落,再无头绪之时,焚寂突地颤了颤,一刻钟后,一把霄河风驰电掣而来,直冲焚寂。

然而将要得逞之际,霄河却被百里屠苏这个讨厌的人类给拦下了。

屠苏弹了弹剑尖,霄河抖了抖,还妄想狡猾地伤其不备,就被狠狠地镇压——焚寂的煞气缠不死它也压死它。

见这把性如其主的剑老实了,屠苏也不废话,让剑靠着感应指出陵端所在。


陵端被抬了一路,下了轿,也只敢听话地拜堂,别别扭扭地进了喜房,听彦三娘子对侍女千叮万嘱——小姐那事儿还没过,跟姑爷说等些时日再圆房。

心里却咒骂了不止千遍万遍,把他堂堂天墉城二师兄当女子嫁了,百里屠苏给的胆吗?!

他在这叫天不灵叫地不应的,也没想过谁会来救他,只好自个儿心惊胆战着。

等欺他的凡间女子出了房门,他才缓了一二,小动静地唤他的宝剑来救。


可宝剑还没招来,急欲偷香的新郎官躲开下人,借着上茅房疏解的借口,猫着腰进了屋。

酒气熏人,陵端自然感受到有人进来。

陵端想动,动不了,他的双手已然解放,却被迫吞服了一粒药物,浑身能使出的劲还不如稚童小儿,勉力倚靠床柱已是极限。

他只怕他这一动,不是投怀送抱就是与地同平行。


“娘子。”来人终于出声,威力不亚于在陵端那颗怂胆上安排了一场大地震,震得四分五裂,使那久违的血性重见天日。

“……”

刚想说一串“我不是我没有”的辩解,结果连连发出气音,其他什么都没有,陵端有些绝望,他总算意识到人间的药物不定是凡物,他这回得“哑巴吃黄连”了。

陌生的气息侵蚀着他那并不稳固的意志,游移在脸上的手,尽管隔着布抚摸,也令他不住崩溃,直到唇上濡湿的痕迹唤醒了他的眼泪。


来人明显没想到新娘子会突然哭,唯恐娘子以为是被歹人轻薄,便伸手去掀开红盖头。

手未至,破空之声就骤然出现。

新郎官懔然转身去瞧——一御剑少年紧随一把剑停在了不远的窗前。

“阁下有何事?”他余惊未歇,却不敢得罪扰他春宵之人。

“救人。”一如往常简短,但足以让身披红嫁衣的人听见。

陵端怎么也没想到百里屠苏会来找他,而他如今狼狈到能当一辈子的笑话。

这一刹那,其实谁也瞧不见陵端是喜是悲,可那身形震动另外两人都见着。


深疑自己被绿的准新郎怎么受得了,当即冷声冷语“这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少侠来抢亲还说是‘救人’未免欺人太甚!”

“这人不是你要娶的那位。”

准新郎一听,也不免细想,毕竟沈府之前百般推脱,如今又痛快地把女儿嫁过来,实在令人怀疑。

他掐住盖头的一角,吸了口气,便扯落了那精心织就的红布。

“这分明是沈府二小姐!”


陵端暗骂,竟有人无耻到颠倒黑白;又惊自己的囧样被屠苏看到,定要让百里屠苏乖乖地守口如瓶,浑然不知某人难得一见的……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本文陵端陵越佩剑采取游戏设定,均为霄河。

*本文“那事儿”代指女子例假。


评论(9)
热度(45)

© 假没正经的好正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