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皮撩人 大皮流氓 不皮伤身
【敲黑板】纯吃周翔cp粮的关注粉之后请移步子博“昼思夜想”。

不定时产粮。略杂食。
只产 段子短文,开坑脑洞,剪辑稿画。
大锅炖肉,小口喝酒。

全职死忠本命粉(翔妈,喻吹,五颜六色全员粉)
饭应昊茗,krist,公子开明。
吃周翔|翔叶|韩张|双花|王喻|喻黄|一八及其衍生|k莫|钢暖|薛晓|苍俏|酒茨|彬峰|等等

替嫁道长 1(千字新坑献上,未完待续)

>陵·有意招惹自作自受·端

>天墉城二师兄下山被迷晕拐上花轿,“喜”成出嫁二小姐

 

1

“屠苏,到后山采来这味药材,不要伤它分毫,其根师父有用,还有,你切记不要误食上面的果子。”

“是,师父。”

只一个时辰,百里屠苏便挖了几株长势极好的,提起转身就走。

却不料冤家路窄,半途碰上了陵端。

“呦,这不是小怪物吗?这手里拿的是什么啊?”

屠苏面色不变,打算绕过这不休不止的人。

而陵端见他不应,还想走,火气顿生,迅疾出手,去抓那把杂草。

见陵端探手过来,屠苏自是再躲,脚步急挪,也不攻击。

这一番闪避,陵端眼见此人要走,竟使了飞剑跟上,屠苏也没料到陵端会使剑,一时不察,药草就被齐齐切出三分之一,洒落地上。

陵端得意之色立现,嘴一张一合,虎牙露得可爱,说出的话却教人气死“呵呵,你这草怕不能用了吧,不知道你师父知道会如何失望呢?”

闻言,屠苏冷冷地看了陵端一眼,便默默蹲下收拾残枝败叶,从头到尾依旧没与陵端争执。

陵端一拳打出去,却打的一个闷葫芦,越觉着无趣,又不想走开,看着屠苏狼狈的样子还嫌不够,定是要狠狠踩上一脚。

想着羞辱人的办法,陵端下意识就往那洒落一地的残缺药草堆走去,竟是想也不想,又踩又碾的,草汁都渗了出来,果实也早已碎不成样,尽数染上了陵端的靴子,紫底粉团得煞是显眼。

屠苏抑着自己的怒气,才没上前与陵端相斗。

可陵端看出他生气,更开心了几分,捡起一粒侥幸存活的完整果子,使力一捏,饱满的汁液霎时飞溅各方,有些甚至挂在陵端的唇上几分,慢悠悠地流下,直到被陵端毫不在意地吃进嘴里。

屠苏见状,欲言又止。

 

“屠苏,你怎去了那般久,可是有什么事耽搁了?”

“徒儿……无事耽搁,想多找些药草给师父。”屠苏顿了顿,又开口“药草上的果子,因何不能误食?”

“这,果实虽无毒,凡间之人不可多食,清修之人更不能碰之。你且切记!”

“……徒儿知晓。”

 

夜色如墨,冰壶秋月内。

“怎么回事?身上怎么这般热?这会儿师弟们都睡了,我找谁帮我提水过来洗啊!算了算了,忍忍就过去了,真太难受了,该不会是今天见到小怪物,被他捉弄了我不知道吧!没错,肯定是因为他!就应该把他赶出天墉城,留着这祸害干什么,大师兄傻了,紫胤真人也老糊涂……”

次日,顶着一双大黑眼圈的陵端气急败坏地想找屠苏麻烦,却发现自己的裤子一片濡湿,宛若刚成人那会,更是恼羞成怒。

当他换好衣裳,找遍天墉城,却未见屠苏身影,一问竟是下山了。

大师兄和屠苏都不在天墉城,掌门不会同意他也跟着下山,一心想找麻烦难不成还要拖到明年去?!

当即,他下了决定——

偷偷下山去。

 

>春潮,黄丝藤草的果实别名,有壮阳奇效,误食会导致全身潮红,烧痒难耐。

>草药设定乃胡说八道,勿信


To be continue... 

评论(5)
热度(47)

© 假没正经的好正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