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皮撩人 大皮流氓 不皮伤身
【敲黑板】纯吃周翔cp粮的关注粉之后请移步子博“昼思夜想”。

不定时产粮。略杂食。
只产 段子短文,开坑脑洞,剪辑稿画。
大锅炖肉,小口喝酒。

全职死忠本命粉(翔妈,喻吹,五颜六色全员粉)
饭应昊茗,krist,公子开明。
吃周翔|翔叶|韩张|双花|王喻|喻黄|一八及其衍生|k莫|钢暖|薛晓|苍俏|酒茨|彬峰|等等

替嫁道长 2

2

彦三娘子眼见着一位白白净净的小道长从身边经过,不禁有些恍惚。

这长得和她家二小姐足足像了七八分,若是再妆扮一番,岂不是一模一样?

想到这,她撩起裙摆,也不作那扭腰提臀样,飞也似的往沈府而去。

说来凑巧,这沈府二小姐也叫灵端,却是机灵的灵。自打这姑娘出生起,寄予了无数长辈们的期望。结果事与愿违,乖巧的小姑娘慢慢长成了骄纵的大姑娘。

沈家老爷与夫人最后悔的便是这宠溺,直接导致端二小姐一气之下,以死抵抗他们安排的婚事。

可人死了,沈家上下却不敢向外透露半句,有嘴碎的奴才忍不住说了,发现后就立马打死。

只因那亲家是他们不敢惹的。

这意外结交的亲家乃是个得道高人,六根未清时与青梅举案齐眉,就生了个宝贝儿子,那儿子被牵着走到沈府,硬是不想走了,迎面竟碰上带女儿出游看夜市的沈氏夫妇。

儿子看对眼,得道高人见小女娃安静聪慧,也起了结娃娃亲的心。

要不是后来这位高人意外失踪消失了个把年,这两个小娃娃天长日久地相处下去,未必不能成一佳偶或良朋知己,只可惜……

这边彦三娘子向六神无主的沈家人禀报意外之喜,那里百里屠苏与大师兄汇合后,却得知陵端竟偷偷地跟着下山了。

屠苏少见地皱了皱眉头,心里到底怎么想的,刚收起传书的陵越也难以猜测。

按情理,从小被陵端欺负、向来冷漠以对的屠苏听闻,也应该无动于衷。尽管他希望师兄弟和睦相处,也不得不怀疑这样做会不会反而欺负屠苏,左右为难的他,只好更加严格管束教导陵端,维护屠苏。所以此时的他,潜意识更希望屠苏是担忧陵端的安全,而不是厌烦陵端不断制作麻烦。

“屠苏,此次幸有清华真人相助,才将妖物擒住,不叫它再为祸人间。近日真人之子大婚,我受此邀约,于情于理,不能不去。你便替我速速寻回陵端,勿再生事。”

“……屠苏定会寻回陵端,师兄。”屠苏本对陵端便无任何敬意,最后两字师兄隔了一息,似觉得不妥才加上,也可能这声“师兄”唤的根本不是陵端,而是陵越。

 

陵端也不知有不少人在紧张他的行踪,生怕他学艺不精又好惹事的性子把自个儿给作死,只一心找那屠苏和大师兄,却不料刚吃完手里的干粮,头上就挨了一闷棍,什么事都没惹就遭罪了。

带头的彦三娘子也有点傻眼,不是说道长都会什么凌空御剑怎么玄乎怎么来的本事吗?怎么这个道长这么弱?

她心里怀疑了三分,又给自己找了个信服的理由,俊俏的小道长定是专门坑蒙小媳妇的江湖骗子,这般穿着像模像样的道袍,只是为了勾引内妇时的方便,她这般做,也算是老天爷授意除害了。

她这样想,倒是安心了不少,指挥着几个护院,将人小心套进麻袋里头,扛着拐进离沈府最近的巷子。

 

待陵端清醒几分,入眼红红的一片,待仔细去瞧,又隐约记得这是民间女子的红盖头。这一刺激,陵端也不管自己身处摇晃的情形,只想掀了这盖头,招来飞剑削得粉碎。

可他手上刚使劲,就发觉自己的双手竟被人捆缚在身后,口里亦有一团香得使人发晕的布料。

因怒,陵端气息自然不稳,猛一吸气,这些香气更是发挥出它的效用。

陵端一晕,腰也跟着一软,咚地一声竟是撞到结实的壁上。

即便周遭都是自家的人,彦三娘子听到这声,还是不禁心头咯噔,急忙掀起一角帘子,也上了花轿,美其名为宽慰出嫁离家的新娘子。

彦三娘子也不掀开盖头,只用对小娘皮的手段往那“新娘子”身上一拧,直激得陵端呜咽出了声,才放手。

“你给我老实点,要是再敢弄出什么动静,我就剥了你的皮,让你受尽苦头!你也不要害怕,只要你乖乖地下了花轿,拜了堂,坐到那喜床上,之后你怎么着我也不会管你,可你要是敢坏了我们沈家的名声,你给我走着瞧,定送你去官府见官不可!”

陵端听着这声,还是个凡人女子,还想威胁他,气得浑身都颤了起来。

可彦三娘子却以为是这坑蒙拐骗的小道长害怕了,得意洋洋地下了轿,等着走完这一遭,回府里跟老爷夫人领赏钱。

 

浑不知晓这一切的陵越刚走进真人为其孩儿置办的府邸,向迎面而来的清华真人贺喜,另一头找寻许久未果的百里屠苏却意外听见陵端的佩剑隐隐发出的铮鸣之声。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尽量周更,回报小可爱(ง •̀_•́)ง

评论(7)
热度(43)

© 假没正经的好正经 | Powered by LOFTER